(市民之言) 為新晉議員補習提升議事質素

142

  周一立法會辯論明年社會文化範疇施政方針,作為發放社會民生福利的領域,教育、醫療、長者福利等議題成為焦點,然而,社會最關注教育醫療預算有沒有減少,幸好早前行政長官賀一誠「攤開盤數」,說明醫療和教育支出在預算上的列舉方式。我們明白要睇通睇透預算案,非一時三刻可掌握經驗,惟也折射有質素的詢問,應先仔細了解,學懂情況,才有底氣再行詢問,否則,便淪為不少議員常犯的低級錯誤。

  誠然,第七屆立法會有很多新晉議員,他們代表選民,或具備社會相關界別代表性,才會被選出或被行政長官委任,他們當中可能較熟悉自己界別的議題,但涉及非自己相關界別的議題,可能只懂一二。我們明白,所有議員都不可能是任何領域的專家,不可能是甚麼範疇都懂的「萬能士」,所以議員要不恥下問,向立法會的法律、經濟顧問請教,也向同事借鏡經驗,學習心得,都十分重要。或者倒過來說,立法會也可以開設一些「補習班」,這樣可以免除議員需要請益的尷尬,亦可以避免顧問重覆回答議員的提問,讓新晉議員盡快進入角色。否則,議員在議事堂上未能精準發問,議政水平受制約,無疑削弱了監察力,也浪費了寶貴的機會,更令市民失望。

  過去,有時出現立法會關注社區議題,我們不是說社區議題不值得立法議員關心,惟社會有分工,立法會作為特區重要的權力機關、議事殿堂,議員應具有高度視野來行使權力。昔日,曾有議員詢問公廁沒有提供廁紙,成為「一時佳話」,至今仍然成為社會談資,雖然最後行政當局接納意見在公廁提供了廁紙,但,這個議題放在社區諮詢委員會、市政諮詢委員會等機關提出是否比較適合?同樣,倒過來說,有社諮委竟然促請開發新旅遊衍生產品擴客源激發市場活力,助力本澳經濟復甦,豐富「澳門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內涵。本應社諮委做的事,由議員去做,是大材小用;應由議員做的事,卻由社諮委做,叫越俎代庖,兩者錯配,只會浪費行政資源。回到話題,議員要看懂預算案,不一定要是會計科班出身,只是議員應有的常識,毋需是專業知識;專業知識可能有利代表相關界別發聲,以至做好監督政府工作,惟立法會處理的政策、立法議題多如牛毛,審核預算、討論法案、書面質詢等,這都有賴議員代表社會發聲。

  對此,我們期望立法會質素、參政議政水平能夠提升,只有更具質素的立法會,方能展現「一國兩制」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