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關注長者生活主動提供支援

388

  上月,70多歲姊弟被發現在住所倒斃,作為照顧者的胞姊死去逾月,行動不便的胞弟相信缺乏照顧而失救致死。類似事件在日本很常見,我們希望本澳社會在力所能及下,減少類似憾事發生。

  當然,事件背後或有種種原因,如不願意外界協助,不願意入住安老院舍。逝者已矣,我們不必過多揣測,只是疫情以來,當局舉行多次全民核酸檢測,社會方知原來「隱閉長者」數量眾多,隨著社會老齡化問題愈來愈受關注,當局在敬老護老方面,可有全盤之策?

  特區政府設有長者服務十年行動計劃,往往都說執行率約91.5%,惟與現實相去甚遠,長者除享有車資優惠、政府提供醫療援助、敬老金外,便不甚了了,居民亦心知肚明,這個行動計劃只是代表政府有作為,但,居民希望有更多在地措施。

  有意見指社工局應與團體建立並完善獨居長者資料庫,但我們始終認為不願接受服務的人,最終還是不願意。眼下,只有每年的「在生證明」可以提供一些基本資訊,因為涉及長者養老金發放,所以肯定大部分長者都會「現身」;為此,如何抓住這些大數據,以及主動接觸他們,讓他們願意接受服務,至低限度有「聯繫」渠道,才是關鍵所在,社會不想當局官僚地說根據社會工作局資料顯示,兩名死者生前並未申請社會工作局各項津貼或民間長者服務設施的服務。

  文首提到的事件,是鄰居在1個多月後才揭發,也說明今時今日鄰里街坊,大多打個招呼便素不往來,這種文化也間接導致更多問題出現。對此,要建立睦鄰友愛互助關係,加強社區事務發展,才可以減少憾事。

  未來,長者服務其中的工作內容,是在澳門前所未有,先行先試的長者公寓。但,倘要兩個陌生長者同居一室,相信大部分人都不願接受。退一步而言,就算同住的是夫婦或家人,又因為沒有廚房和客廳,又不是太多人願意到公共客廳活動,變成只在長者公寓房間生活,生活品質便不見得好。

  當然,最好的做法是,長者公寓配備客廳廚房洗手間和臥室,與普通居住單位無異,而整個公寓提供醫療服務,裙樓的「會所」設施則全部用作長者休閒活動,以及開設餐廳,讓長者可以選擇煮食或到餐廳消費。這種真正的「長者公寓」,談起來可以想像很多都很美好,只是土地資源、服務價格等,在澳門都有限制,故我們希望澳門即將推出的「長者公寓」,多聆聽社會意見,尤以用家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