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私營機構工資差距拉大 人員流失難穩定專業團隊

議員:調升社服醫教資助優化服務

209

  【本報訊】就明年施政報告提及調升教學人員及社服人員津貼資助,昨在社會文化範疇施政方針辯論上,多名議員認為政府只增加專業發展津貼,沒有調升免費教育包班津貼,學校未必有資源調升教師薪酬,期望政府適時調升包班津貼。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回應稱,特區政府近年即使錄得赤字預算,但對教育的投入仍然穩定,她更指近年政府對學校津貼調升的加幅超過公務員加薪幅度。她鼓勵學校對教師加薪,認為不需要政府增加投入才可加人工。

  倡議適時調升學校包班津貼

  立法議員李靜儀表示,今年政府提出教師調整專業發展津貼、社服人員資助,且政府多次表示沒有削減醫、教和社服資源。她肯定政府在有關方面的努力,但隨著通脹而成本增加、營運壓力增加,不減資源是否就回應了社服界及服務受眾的需要?她舉例「入網」學校不能收學生學費,一定要靠政府資助,但教學人員只增加專業發展津貼,沒有調升包班津貼,學校未必有資源調升教師薪酬;同時教師工作量增加,除了教學任務及日常學生照顧外,政府表示要求學校加強照顧學生的心理健康,增加了教師在有關方面的工作;政府加強對學校監管,教師行政工作亦有增加。她問及政府有否合理重視對學校增加包班津貼,讓學校有足夠資源去運作,以及支持教師開展各項工作?

  她又指,明年政府對社服界人員增加3%的資助,但這是2018年以來相隔5、6年後才作調升。

  她強調,目前公營機構與私營機構人員工資水平差距拉大,導致機構人員流失嚴重、人員不穩定,將影響服務受眾未必得到穩定專業的團隊提供好的服務,希望政府重視社會服務、醫療、教育資源如何提升、如何獲得合理資源,優化服務質素。

  培正中學校長、議員高錦輝坦言,調升教育發展基金資助不代表直接調升教師的薪酬,包班津貼的問題涉及幾千位教育人士的福利,如果明年未能調升學校包班津貼,希望政府能夠考慮在經濟更穩定的時候提升包班津貼,同時建議政府在學校發展計劃中補足包班津貼。高錦輝並呼籲有能力的辦學團體調升教師薪酬,他直言自己身為校長都會做有關工夫(加薪)。

  立法議員李振宇則問及,隨著時代發展,教師面臨的壓力亦有增加,對於教育資源的投入,政府未來會否按GDP的比例來確定教育經費的投入,以保障教育資源的投放?

  立法議員林宇滔肯定政府對社服人員資助調升3%,但相對地醫療機構人員沒有加薪,而免費教育包班津貼過去13年都有調升,至今屆政府5年任期內均沒有調升包班津貼。他引述行政長官指他「唔識睇細數」,他指按教青局資料,明年政府將免費教育和優化班師比津貼合而為一,將兩者結合,明明確確明年每位學生的免費教育津貼錄得下降,「我哋點追通脹呢,我哋點追人員開支呢?」他質疑政府沒有持續投資於教育,是沒有重視教育。

  按GDP計算教育資源不可行

  教育界立法議員馬耀鋒亦表示,以專業發展津貼看,由現行每月3010元調升到3100元,11,488元調升到11,790元,所以真正的加幅其實不高,有關問題只有教師才明白。馬耀鋒問及對財政不充裕、沒有條件調升教師薪酬的學校如何處理?期望政府在財政理想時,能夠持續提升免費教育津貼,體現當局對教育公平和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支持。

  歐陽瑜回應時,先著林宇滔「會後你慢慢同龔(志明)局長計好條數」。她其後表示,政府計算過給予學校的投入分到每個學生身上是有增加的,反問為何社會感覺近年政府給予學校的津貼沒有大幅度增加?她進一步指,2019年、2020年兩個年度,政府已增加學校津貼7.8%和5.87%,即兩年合共調升了13.6個百分點,相較近幾年及明年公務員人工加幅為10.9%,可見教師津貼的投入更超前。

  另外,學校建築建設方面,政府近年的PIDDA致力於學校建設,令學校環境及教師的工作環境都得到改善。

  她又指,近年教育基金沒有減少,反而適當增加。對於是否可以根據GDP來計算學校教育資源投入,她指澳門本地生產總值由2019年的4300億元大幅下降至2020年的1900億元,2022年降至1700億元,如果按照本地生產總值計算教育資源投入,政府給予學校的投入就會出現大幅上升或大幅下降,因此根據GDP計算教育資源投入完全行不通。

  歐陽瑜最後提到,有小部分學校的財政有困難,政府不會不關顧,會持續提供資助,教青局現有的資助計劃已設立一些額外資助,精準支援財政有困難的學校,以支持這些學校為社會推行一些具特殊使命的教育。為了減輕教師的工作壓力,會在各個方面提供培訓、聘請輔助人員協調教師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