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正視老齡化織密扎牢社保網

1011

  日前,隨著「澳門2024國際幻彩大巡遊」在狂歡的氣氛中圓滿結束,這意味著本澳「歡樂春節」框架的一系列大型賀歲活動以及博企推動6個片區的節慶項目已全部完成,普天同慶的甲辰龍年春節亦正式告一段落。賀歲活動期間,全城的節慶燈飾與博企的霓虹廣告交織一起,綻放出五光十色耀眼的光芒,吸引眾多的遊客赴澳觀光。據當局資料顯示,春節由年初一至年初八的黃金周,從各口岸入境訪澳的旅客逾136萬人次,日均接近17萬人次,恢復近疫情前的2019年水平;即使復活節僅幾天短假,訪澳的旅客也達44萬人次,日均約有14萬人次。旅遊業的迅速復甦回暖,不僅提振了餐飲、零售、娛樂等行業消費,還有力地促進整個經濟形勢的回升向好。因此,今年首季3個月,博彩收入儘管沒有達到當局原先預期的目標,但是依然有573.3億元的進帳,業界樂觀預測全年賭收可達2160億元,創造出龍年開泰的新氣象。

  一年之計在於春。當響徹大街小巷的節慶鑼鼓聲日漸消散的時候,人們本應好好地冷靜坐下來,思考規劃未來發展的時候,惟仍有不少人沉醉於色彩斑斕的光環之中,面對訪澳人數的大幅回升而沾沾自喜;也有人眼見博彩行業的收益迅速恢復增長而感覺良好。不錯,澳門能有今天的社會經濟環境,成果得來實不容易,全賴國家的大力支持,特區政府和全體市民的辛勤付出與共同努力,這些都值得我們倍感自豪。

  但是,我們決不能在燈紅酒綠的光彩中孤芳自賞,沉迷於賭場霓虹燈反射出來的光環之中,而忽視在斑斕光影的背後,存在著社保政策陽光未能照射到的陰影,在那些旮旯角落遮罩住一眾勢單力薄的弱勢群體,如獨居長者、殘疾人士、兩老家庭、單親家庭、失業人士等。他們往往因缺失關愛、經濟困難、前途迷惘,承受著沉重的生活壓力和健康壓力,而患上抑鬱症,有人最終選擇了跳樓、燒炭等自殺手段去解脫,上月5日在羅理基博士大馬路又有1人跳樓自殺。據了解,澳門每年的自殺人數有近百宗,高於國際統計每個國家或地區每10萬人口約有9宗自殺案的平均數。近年來,在大廈內出現隱蔽獨居長者或行動不便體弱長者倒斃在住所較長時間才被發現的「屍體發現案」時有所聞,在西墳馬路、西坑街、福德新街等更發現雙屍案悲劇。

  民生無小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每年全國兩會期間與代表委員交流活動時,都會牽掛百姓冷暖,詢問很多關乎民生的「小事」。今年兩會期間習主席參與江蘇代表團討論時更明確強調:「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在發展中穩步提升民生保障水平」,體現深厚的人民情懷。國務院李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也表示:「實施積極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繼續提高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完善養老保險統籌,加強殘疾預防扣康復服務,統籌低收入人口幫扶政策,把民生兜底保障安全網絡織密扎牢」。澳門特區行政長官賀一誠在2024年的施政報告中亦明確指出:「面臨複雜的形勢,應保持清醒識,以更大作為破解制約澳門社會經濟發展的深層次矛盾和問題。全力以赴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促進和諧」,「切實有效地改善居民生活品質,努力讓廣大居民合理分享特區發展成果」。這些都是頭腦清醒的理性態度,體現了領導人「大道至簡,實幹為要」的穩健作為。

  也許有人會說,澳門的社會服務保障工作本已做得不錯。無可否認,澳門回歸祖國25年,特區政府確實持續推行多重措施,促進社會服務的發展,社會保障整體工作已優越於不少城市。其中,對社服機構的資助金額,由回歸初期1億多元,增加至2023年逾16億元。近年還推出平安通呼援服務、長者關懷服務網絡及獨居長者連網等措施。但問題在於,特區政府僅靠8間日間護理中心、8支家居照護服務隊伍及10間提供護老者支援服務的長者日間設施,以及22間安老院的2500個宿位所提供的服務,就根本滿足不了社會的需求,事關仍有1000多名長者仍在排隊輪候中,輪候時間最快也要18個月,故不少社保政策的落實成效因強差人意而令坊間嘖有煩言。

  澳門的老齡化問題和養老需求服務遇到的困難日趨嚴重,65歲及以上的長者就接近有10萬人,佔總人口比例的14%,首度超過少年兒童人口比例。其中雙老夫婦低收入社群有1.56萬人,獨居長者佔有9300人,患失智症者有5800人,還有人數不少的失能者和傷殘者,據統計持有各類有效殘疾評估登記的人士達1.7萬人,當局雖在2018年設立鼓勵殘疾金受益人就業計劃,但到目前參與者卻不足1000人。上述群體人員多數居住在舊區7層以下建築的唐樓,上落不便,長期臥床,生活困難。

  另外,據新一期就業調查顯示,本澳勞動人口為38萬人,但勞動力參與率為68%,失業人數達8400人,失業率為2.8%,其中中壯年人數有3300人,就業不足的也有5700人,內中還不乏具高等學歷和工作經驗人士。這一連串的冰冷數字反映出不少市民生活存在著眾多「急難愁盼」的問題。因此大力發展普惠兜底的社會保障服務體系,既是市民對美好生活向往的升級,也是政府理政的重要目標。

  社會保障服務牽涉方方面面,工作推進又存在政出多門的制肘,政府應加強內部各部門之間的溝通,密切與社會服務機構的聯繫,充分利用大數據搜集和疏理長者及弱勢群體需要求助扶持的相關數據,針對服務範圍、受惠對象、現實狀況、未來趨勢等,分層分類構建完整的支援服務體系。現階段應做好隱蔽長者的偵測工作,有序建立和優化家庭社區服務中心和長者服務中心,完善長者和弱勢家庭的探訪關愛制度,提高社會福利服務水準,落實「長者公寓」計劃,防止意外的再發生。同時,有必要重新檢討政府5年前設置的社會保障給付恆常調整機制。

  5年的時間跨度,時移世易,尤其是經過3年多疫情的猛烈衝擊,無論社會環境,抑或市民生活,都受到極大的不利影響,原定的養老金保障水平,連同失業津貼、疾病津貼、出生津貼等其他社保給付項目,特別是現行的《就業輔助及培訓規章》生效執行已超過20年,明顯與現在的營商環境、就業狀況、青年就業、薪酬走勢、轉工培訓出現較大差距,與形勢脫節,確有檢視、優化和修改調整的必要。這些都是關乎千家萬戶利益與當下社會民生的聚焦重點,政府應苦心孤詣地通盤規劃,建立分層分類的社會保障和救助體系,兜住和兜牢民生福祉底線,就能提升人們的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以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促進和諧的新成果,迎接新中國成立75周年華誕和澳門回歸祖國25周年!

  社會民生促進會永遠榮譽會長 陳溥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