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方結案陳詞指周焯華賭底面話事人

109

  【本報訊】前太陽城集團主席周焯華涉非法經營賭博及洗黑錢案昨進入結案陳詞階段,控方直指根據多名證人的證言,配合財務文件及書證等,得出周焯華是太陽城「賭底面」的「最高話事人」,負責「賭底面」的「主太營」屬於太陽城,實質由周焯華操控。周焯華的律師則指出:按照司警計算多年來太陽城不法得益為210多億元,對比太陽城每年過百億元收入實屬「九牛一毛」,質疑以太陽城的規模還要作非法賭博的動機是不合常理和邏輯。

  昨早先由主任檢察官郭健雄代表控方作結案陳詞,郭健雄宣讀案中一眾被告的控罪後,包括周焯華與其他被告涉觸犯229項不法賭博罪,以及54項相當巨額詐騙罪。郭健雄直指經過2個月庭審,從周焯華在庭上的陳述,周焯華知道太陽城集團有經營「賭底面」,亦知道太陽城內有「賭底面」,及應知道賭客為獲得更多碼佣而「賭底面」,而有關碼佣由太陽城提供。

  郭健雄續說,從太陽城系統資料、對周焯華的監聽及手機聊天群組資料、內地權限實體取得的資料都是案中重要的書證。當中顯示周焯華在2014年已指示員工將面數和底數分開計算,根據對話記錄,周焯華曾經參與多名賭客的賭底面分析、批准賭客延遲償還賭底面欠款。且群組聊天記錄顯示群組成員向周焯華等人匯報賭底面資料,涉及228次賭底面記錄,其中周焯華14次下達指示。

  「主太營」實際由周操控

  郭健雄更指,根據搜得的太陽城營運分析報告顯示,賭底面公司「主太營」是自營公司,並提到自營公司表現優於合營公司及街貨公司等,明顯自營公司屬於太陽城,「主太營」實質由周焯華操控。而多名證人的證言,配合財務文件,足以證明太陽城通過「營運部」進行「賭底面」,「主太營」屬於太陽城,通過入股食貨公司分成。他強調,周焯華是「賭底面」的最高話事人,而第五被告張志堅則負責營運「賭底面」,一般事宜由張志堅負責,重大事宜才請示周焯華及由周作出決定。

  控方結案陳詞40分鐘後,合議庭指控方已經超時,要求控方提交書面文件。其後,永利、澳娛綜合、美高梅、威尼斯人及銀娛的代表律師,均提出民事賠償損害請求,5名辯護律師均表示認同檢察院立場,有律師提出希望根據卷宗資料計算損害賠償金額。

  辯方指無現金流難以頂證

  其後,周焯華代表律師之一梁瀚民作結案陳詞。梁瀚民先闡述周焯華創立太陽城,作為曾經的博彩中介龍頭,歷年為澳門政府帶來3000億賭收,收入曾一度超過拉斯維加斯,博監局多年巡查亦沒發現任何違規記錄。按照司警計算2013至2021年不法得益為210多億元,當中還未扣除分成,對比太陽城每年過百億元收入實屬「九牛一毛」,以太陽城的規模還要作有關非法賭博的動機是不合常理邏輯,且太陽城亦要顧及數千本地員工的飯碗,試問會否因而冒險犯法?他直言指控太陽城不法經營賭博有違一般人的經驗法則。

  梁瀚民進一步指,「賭底面」必然要有合法的枱面數,要證明4萬多筆「賭底面」,要先有真實賭博記錄,但司警由始至終沒向6大博企調查真實的賭博記錄。他更指司警沒有對貴賓廳進行徹底調查,直接用兩份同一組數據的Excel表作出229項控罪,缺乏確鑿證據,按照司警邏輯,是否代表6大博企的賭廳都有「賭底面」?這個結論當然不能夠接受。

  梁瀚民重申,司警在案中沒有追蹤到任何現金流和資金去向,無法查到太陽城有合組食貨公司的證據,故沒有證據實質顯示周焯華收受「賭底面」的不法利益。梁瀚民結案陳詞亦超過40分鐘,被法官叫停。

  昨日僅控方、5間博企代表律師、首7名被告的辯護律師完成結案陳詞,初級法院今日下午繼續開庭,其餘被告的律師將繼續結案陳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