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台下)清 流

451

  個人、社會、國家、國際,可以說「利益」處處,尤其在生存發展中,所謂「人望高處,水向低流」,這當中的「高低」,也在在產生了「利益」的消長,從而形成落差,看在人們眼中,自有不同切身感受,衍生了得失、成敗的對立。原本只是利益的多寡,因放在不同人的思維中形成得失,便容易形成不同反應,世界也在這種「變化」中產生了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乃至角力、爭鬥。

  人與人交往、社會百態、世事紛擾,離不開「利益」的存在。因而,怎樣在爭取利益,又能和平共存的問題上,是亘古以來人類世界面對的「常青」問題,是哲學,也是國際交往的核心,不弄好這個問題,人便會因具備人性弱點而陷落,變得爭逐利益,削弱了人性善的一面。

  所以,中國傳統精神、文化文明在面對利益問題時,直面當中利害而不逃避,不執著於兩極的是非加以肯定或否定,始終,不能要求人人都是聖賢、君子,又不能眼見人們陷入利益之爭喪失人性的善良,故此,中華文明精神中強調「和」、「大同」,也衍生了怎樣處理好「利益」這個問題。儒家強調「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亦即指出要取之以道,當中的「道」便有很豐富內涵,簡而言之,用今天詞彙形容,是「正當」的,並非「非法」的;是「有道德」的,而非「不道德」的;甚至,也可以看成取得利益要有「度」,即是不能「無限」需索,要「適可而止」。

  這種對利益的追求,要有「道」,也要有「度」;甚至可以返回「和」、「大同」層面,不能只顧自己取得利益,在與他人交往中,也要尊重他人想取得利益,為此,便要「美美與共」,甚至可以「成人之美」,來締造相互尊重欣賞、共同營造好各取所需,在共生共存中展現共贏格局。

  如果我們看看新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所取得的翻天覆地成績,便可見,不獨中華民族自強不息,新中國扭轉了國家民族一窮二白的命運;而且,在自己發展生存的同時,也成就世界各地同樣有生存發展的空間和機遇,同樣能夠在大家攜手協作中取得相應利益,才能展現全球化、多元化下美美與共的大環境,形成中國特色的發展、生存道路,跟美西方國家「二分法」、「森林定律」掠奪、侵略、殖民的一套大相逕庭,在全球化高速發展中出現一股清流。

  為此,不難理清,何以中國的發展,近年遭受美西方國家諸多指摘、刁難?正因中華民族「和」、「大同」下看待利益的問題和處理方法,跟美西方國家背馳,且這股清流愈來愈受到國際上其他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所認同,都紛紛加入「美美與共」、「成人之美」行列,形成全球化下一股強大力量,抵禦侵略、掠奪式的「唯我獨尊」發展模式。樂 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