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聲)DQ終極裁決出局無懸念(中)

649

  此外,終審法院的法官也認為立法會選舉程序具有其獨特性及較強時間性,尤其從《立法會選舉法》就選舉進程的各項安排上,有別於普通的行政程序。當分析《立法會選舉法》的相關規定後,在談及「無被選資格」的問題,法院方面認為立法者並沒有要求選舉管理委員會必須按照DQ決定不服的上訴人所指的按照普通行政程序開立卷宗進行調查和取證並聽取候選人意見然後才能作出決定,而是另外作出了一樣的程序性安排,當中尤其是對DQ決定不服的人所主張的行政程序中的參與權、聽證權及辯護權的保障方面,終院方面認為根據《立法會選舉法》的規定,當選管會發現存在無被選資格的候選人的情況時,依法需要最少提前兩日將此事通知候選名單的受託人,而受託人可在法定期限內堅持被要求更換的候選人具有被選資格(註1),這項通知受託人的安排就是給予候選名單受託人發表意見的機會,受託人既可以提出代替的候選人,又或者可以堅持認為相關候選人具有被選資格,也可以提交文件資料進行辯護。據此,法院認為上述參與權、聽證權和辯護權是通過這種方式來予以保障。

  對此,除了給予法院方面充分的尊重外,筆者認為法院對於不認同選管會認定的人士在有關行政程序上的參與權、聽證權和辯護權的保障是通過上述方式來予以保障的觀點有商榷之處。

  首先,總的來說,即使屬於具有時間性(甚至逼切性)的非一般行政程序,利害關係人的程序公義也應該從實際上得到充分保障,尤其是對於一切對其有不利的事宜,都要有給予機會表達意見,以體現正當法律程序(due process)這項非常重要的法律基本原則。這項要求不應因為時間上的緊逼而受到影響。

  此外,按照選舉法例相關規定行文,雖然當選管會向受託人作出有關通知時,受託人可以堅持(sustentar)被要求更換的候選人具有被選資格,但如果就選管會所採用的搜集DQ「罪證」的方法在作出DQ決定前不能發表意見,尤其是表明反對立場,甚至針對搜證方面的問題立刻提出司法上訴(覆核),似乎難以認為當事人的程序公義能得出彰顯,正如該案的第一助審法官司徒民正在其表決聲明中指出的「⋯⋯眾上訴人在『判定他們無被選資格的決定』作出前未曾有適當機會對『(以這種方式)搜集到的資料』表明立場,這在本人看來是對『利害關係人預先聽證原則』的不當違背(本人認為沒有理由不在本案這樣的『選舉法和選舉程序法』範疇內適用這一原則)。」就是在強調程序公義的重要性。(待 續)

  洛 文

  註1:根據《立法會選舉法》第32條第3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