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聲)DQ終極裁決出局無懸念(中)─續

746

  事實上,司徒民正法官在其表決聲明中還同時發表了一些其個人的法律觀點,有別於合議庭的集體觀點,非常值得加以細讀和作進一步研究。首先,他提到當經過深入研究當初立法會在2016年通過修訂《立法會選舉法》時的相關立法工作文件的內容後,同時考慮到《立法會選舉法》的立法理由,以及該法例的第10條第1款(十二)項、第29條、第31條和第32條的行文(註1),他「對於立法者想要通過前述修改賦予立法會選舉管理委員會為決定是否接納相關候選人參加選舉而—主動—要求警方去「搜索和搜集」與該等人士的(個人和社會)生活有關「資料」的「權限」是存有疑問的。

  該法官進一步提到就法例賦予選管會處理DQ事宜的權限時使用了「審核(葡語為:Apreciar)」一詞,加上配合法例第32條第1款的規定(註2),以及第30條和第31條的規定(註3),這令到他相信選管會只能對在「爭議」中向卷宗內所「呈交」和/或「併附」的資料作出「評價」或「判斷」,而選管會本身是沒有權限(一如本DQ爭議案中的情況)去「調查」或「領導一項調查」。他亦認為調查是法律明文及特別授予其他實體(例如司法機關、保安部隊和廉政公署)的專屬權限是被眾所周知的。

  然而,該法官亦不否認在立法會選舉法第11條有此規定:「立法會選舉管理委員會在行使其權限(葡語:competências)時,對公共機構及其人員具有為有效執行職務所必需的權力(葡語:poderes);該等機構及人員應向委員會提供其需要及要求的一切輔助和合作。」但他同時指出了非常重要的一點,選管會在行使要求其他政府部門提供輔助和合作的權力時,該要求本身是要受到選管會所依法獲賦予的權限所限制的。因此,他認為由於法例所列出的關於選管會的眾多權限中,並沒有在該案件中所受到爭議搜證方法:選管會主動要求警方去就部分候選人是否存在不擁護《基本法》或效忠澳門特區方面的能構成DQ的事實作調查搜證。所以,他認為只能得出「選管會並不具備此項權力的結論」。

  上述對選管會的權限賦予和權力行使方面的質疑非常重要,若果他的觀點成立,又或被大多數合議庭法官所接納,這就有可能令到整個DQ決定從根本上失去了事實上和法律上的依據,從而使DQ的合法性受到質疑,繼而出現「翻盤」的機會。當然,這純粹是筆者的假設,事實上並無發生,亦不可能會發生。(待續)

  洛 文

  註1:《立法會選舉法》第10條第1款第(十二)項:「一、立法會選舉管理委員會的權限為:⋯⋯(十二)審核提名委員會提名程序及提交候選名單程序的合規範性、候選人的被選資格,並就接受或拒絕接受每一候選名單作出決定⋯⋯」。

  註2:該規定的內容為:「如發現存在程序上的不符合規範的情況或存在無被選資格的候選人,立法會選舉管理委員會須最少提前兩日通知候選名單的受託人,以便其在提交候選名單期限屆滿後7日內,糾正不符合規範的情況或更換無被選資格的候選人。

  註3:該兩條的規定是關於候選名單的提交方式和對程序是否符合規範或對任何候選人的被選資格提出爭議方面的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