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聲)適時調整刑事政策應對犯罪預防要求

1577

  近日本澳風化刑事案件數字似有上升跡象,先後計有涉嫌偷怕裙底、非禮、性騷擾,甚至性侵等案件發生,當中更涉及校園師生,情況使人擔憂,同時令社會響起警號,相信還有些已發生、正在發生或將會發生的同類型潛在案件,有關方面必須正視。

  按照本澳刑事法例,風化案件主要涉及「侵犯性自由」及「性自決」兩方面的罪名,規定在《刑法典》中,屬於前者類別有強姦、性脅逼、性欺詐、淫媒、性騷擾等,而後者則有對兒童或受教育者及依賴者的性侵犯、姦淫未成年人、與未成年人的性慾行為或進行性交易等。上述不同罪名有屬公罪的,也有半公罪的,處罰方面由1年徒刑或罰金刑(如性騷擾罪)至最高12年徒刑不等(如強姦罪),同時亦有一些加重情節的規定。

  本澳《刑法典》第40條明確規定科處刑罰旨在保護法益及使行為人重新納入社會,而在任何情況下,刑罰均不得超逾罪過之程度。因此,法院將被告定罪判罪時需要同時因應被告的個人情況以及特區社會的實況考慮特別預防(使行為人重新納入社會)及一般預防(保護法益)兩方面的預防犯罪的需求,從而在兩者間取得平衡點,定出一個適當和適度處罰,以回應社會治安和生活安寧的要求。

  過去,居民一般認為法院對一些非犯下相對嚴重的刑事罪名的被告的刑罰總是較為「輕手」,往往是給予緩刑機會,又或以罰金刑等,較少直接入獄,尤其對初犯者。當然,每個案件的被告都有不一樣的情況,不能一概而論,或者,在符合法定前提下,法院認為一些被告並不需立即入獄已能達到特別犯罪預防的需要,亦能兼顧當下現實社會對一般預防的要求。然而,正如有本澳司法見解認為,不能過於著重特別預防而忽略了一般預防的需要,那怕存在非常有利於被告的要素。的確,筆者亦認同必須同時考慮澳門整體社會在這類罪案的預防犯罪方面的需要,除了要防範犯罪者再犯(特殊預防方面),亦同時應防範那些潛在可能犯罪者的危險(一般預防方面)。

  筆者認為,面對各類型風化案件頻生,似乎已明顯加劇了這方面的犯罪危險對澳門社會安寧所造成的負面影響,當局必須盡早作出必要和足夠的回應。因此,筆者認為是時候去檢討對風化案被告在定罰時的政策和做法,適時掌握犯案數字的發展和作出有效回應,在犯罪預防的平衡點上要較多考慮和偏向一般預防方面,適當加重處罰和考慮處以實際監禁,從而有效打擊和遏止本澳風化問題。 洛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