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聲)賭場借「泥碼」輸咗唔使還?(中)──續

180

  該案的一審判決認為,由於已經證實案中的博彩中介人未獲法律許可作出博彩借貸活動,認為該博彩借貸屬於在法律上為不能或違反法律和有違反強制性法律規定,因而違反了《民法典》第273條或第287條的規定而導致有關借貸無效,因此,被告需要向原告返還借款,猶如沒有進行有關博彩借貸那樣。然而,當案中被告上訴至中級法院後,經上訴法院審理案件,其所持的法律觀點與原審法院相反,中院認為由未獲法律許可作出博彩借貸活動的博彩中介人,有關借貸動機不屬於在法律上為不能或違反法律,亦也不違反強制性法律規定,故此,法律上不是無效。

  上訴法院認為,根據《博彩信貸法》及《民法典》有關規定,本澳法律制度中,與幸運博彩相關的債務,除有特別法規定外,均屬自然債務。因此,由未獲法律許可的人士所作的博彩借貸,並沒有違法,而且有關債權債務關係是獲法律認可並承認其存在,只不過有關債務不能產生法定債務,僅構成一項不能透過司法途徑請求履行的自然債務。亦即,中級法院認為案中向博彩中介人借取「泥碼」的客人在法律上的確是有欠債的存在,但該筆博彩借貸不屬法定債務,是可以由客人「自願」還債,對於該債務的履行,作為借貸債權人的博彩中介人可以依法受領,卻不能訴諸法院強制債務人還債;因此裁定上訴勝訴,駁回原告針對被告的請求。結果,有關博彩中介人無法通過司法手段討回欠債。

  相信對於上述判決,一般市民可能一時難以理解,相信業界對有關裁決亦難以接受。筆者雖然非常尊重法院的法律見解,但卻不能認同。首先,但凡未有按照《博彩信貸法》而進行的博彩信貸活動,即使本身是持牌博彩中介人,有關借貸當然不能產生法定債務,但同時亦涉及刑事上干犯第8/96/M號法律第13條所規定的「為賭博的高利貸罪」。所以,這本身是個違法行為,似乎難以認為有關借貸所產生的債務能屬於一種自然債務。

  按照上述法院觀點,與幸運博彩相關的債務,除有特別法規定外,均屬自然債務,但筆者認為這不應包括由未獲許可合法進行博彩信貸人士所進行的有關借貸活動。這個法律問題上的爭論是與法律上「射幸合同(Aleatory Contract)」概念有關。(待續)洛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