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聲)賭場借「泥碼」輸咗唔使還?(下)

1942

  「射幸合同(Aleatory Contract)是合同的一種,簡言之,在這類合同中,至少一方合同當事人對於其在該合同中所要履行依法或按約定的義務是取決於當事人本身所不能控制的不確定事件,學理上,保險合同屬於典型的射幸合同(註1),而賭博或打賭合同亦屬於此類合同(註2)。然而,博彩借貸合同本質上是一種消費借貸合同,根據第5/2004號法律(娛樂場博彩或投注信貸)的相關規定,博彩信貸是指信貸實體將娛樂場幸運博彩用籌碼的擁有權移轉予第三人(賭客),但就該移轉並無即時以現款作出支付的情況下成立。

  所以,筆者認為,博彩信貸無論是否在符合法例情況下而作出,即使姑且能與博彩活動扯上一些關係,但這也無改其本質上是消費借貸活動,該合同的標的以及當事人在該合同上的義務履行亦非取決於不確定事件,例如:向賭場或中介人借取賭碼的客人無論其用所借取的賭碼下注後的結果為何,是贏或輸,都必須按約定還款,這就表明博彩信貸並不存在「射幸性」,借碼人是否有還款義務不取決於投注結果。

  因此,因博彩借貸而產生的消費借貸關係,並不能因有關賭碼用於投注賭枱上之用就認為屬於具有「射幸性」的賭博或打賭合同,繼而適用前述《民法典》的有關規定,認為有關還款義務構成自然債務,而使得債權人不能通過司法途徑強制要求借取賭碼的客人償還籌碼或相當於賭碼面額的款項。

  這種法律觀點似乎是將賭博合同和博彩信貸這兩種本質上「南轅北轍」的合同混為一談。所以,博彩信貸亦不屬於《民法典》第1171條中所指的賭博及打賭,當然不能適用有關規定認為由不具有博彩信貸實體所作出的博彩信貸因不能依法構成法定債務,便成為自然債務,形成「輸咗泥碼唔使還」這不合理的結論。

  筆者認為,較為正確合理的理解應是如該案的一審判辭中所指的那樣,要麼是符合法律規定,構成法定債務,要麼是違法強行導致合同無效而是恢復原狀。希望相關業界能關注這則判決所帶出的上訴法庭法律觀點,有需要時進一步諮詢法律意見,以及作出必要的應對措施。(完)

  洛 文

  註1:《商法典》第962條對保險合同作出了如下定義:「保險合同係指保險人對於因承保標的之可能發生之事件發生而對被保險人所造成之損害按約定之限額承擔賠償或支付合同所定之保險金、定期金或其他給付之責任,以作為他方支付保險費之回報之合同。」

  註2:第16/2001號法律(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第2條第1款第(3項)對「幸運博彩」的概念作出了以下定義:「結果係不確定而博彩者純粹或主要是靠運氣之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