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聲)的士准照全面去投資化是解決問題關鍵

401

  本澳「的士問題」及因而產生的各種亂象長期成為被關注及討論的社會問題,要全面改革現行的士客運制度,才能解決直至今時今日仍然存在的「搭車難」、「劏客」、司機態度惡劣等各種的士問題。終於,千呼萬喚,新的士法(第3/2019號法律《輕型出租汽車客運法律制度》)日前經立法會細則性通過,並於今年3月4日正式刊憲,且自刊憲日起計90天生效。相信,本澳居民,尤其經常有搭車需求的居民,都對這部新法充滿期待。

  新的士法將取代回歸前頒布實施至今的10月18日第366/99/M號訓令核准的《輕型出租汽車(的士)客運規章》。按照新的士法第三條第二款規定,經的士客運業務,必須獲交通事務局發給准照(Licença),而的士准照禁止以有償或無償方式移轉或出租准照及有關的士執照(註1),或以任何方式設定負擔。換言之,在《新的士法》下,日後新發出的「的士准照」不再具有資產性質,不得成為投資炒賣的標的。然而,現存約600多個不具期限永久性質的「天價的士牌」在新法下又會有甚麼改變呢?

  根據《新的士法》第34條的過渡規定,按照6月26日第6/74號立法條例核准的《的士載客運輸章程》發出的無期限限制之的士執照(o alvará de táxi sem prazo limite)的持有人可繼續提供獲許可的服務,且不適用新法第3條第2款的規定。亦即,在《新的士法》下,現時在本澳仍然存在的不具期限之的士執照,其持有人仍然可以經營的士客運服務外,法例亦不禁止將有關執照移轉(無論是有償或無償方式)或出租有關執照,又或以任何方式設定負擔,並就有關移轉、出租和負擔設定不設下任何限制或條件,只需要遵守法律所要求的方式,即以書面作出(除法律另有規定要以公證書方式進行),且在簽署有關文件之日起10天內,向交通事務局送交文件副本即可。

  因此,《新的士法》即使生效,這些「天價的士牌」仍然充斥本澳,有關炒賣市場並沒有因新法而將之消除或設下種種限制,換言之,對於這600多個「永久牌」來說,就是「一切照舊」,繼續可以成為投資炒賣的資產。而且,這類具財產性和移轉性的的士執照,依法可以成為繼承標的,無論是直接由個人持有,抑或間接由公司持有,除非執照持有人或持牌公司的股東「後繼無人」,否則這些「的士牌」永遠存在於本澳,形成自身的「商品市場」。當然,倘日後當局持續增發不具投資性質的准照,或多或少有「溝淡」作用,但只要「永久的士牌」

  不廢除,《新的士法》或日後的的士制度相信亦無助徹底解決一些源自這類執照的的士行業根深柢固問題,這是的士制度沒有徹底改革,把的士牌照大膽完全去投資化所致的,相信一些「老大難」問題仍然揮之不去。

  無論如何,新制度總給予人新希望,我們不妨樂觀一些,看看新法成效如何?讓我們拭目以待!
  洛 文

  註1:根據《新的士法》第2條第(六)項的規定,「執照」是指證明輕型汽車符合提供的士客運服務的資格的憑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