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聲)淺談香港獨立調查委員會制度(下)

286

  除前文提到將交由法庭處理的藐視罪外,香港《調查委員會條例》中也有訂明若干由調查委員會處理的藐視罪。例如:如根據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所發出的指示而獲賦予權力,可將在其席前所犯的前述屬藐視罪的罪行而自行循簡易程序處理,並可施加該條訂明的刑罰。此外,向依法發出傳票傳召出席研訊的人發出逮捕令,以強逼其出席。如調查委員會認為有關藐視罪已予抵償,有權減免有關的監禁刑罰(註1)。對於調查委員會在藐視罪方面的決定不服,有權按照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訂立的規則,向原訟法庭法官提出上訴。

  對於出任調查委員會成員的人又或應傳召出席研訊的證人,考慮到他們的自身利益及有效行使委員職能或作供,《調查委員會條例》特別為他們設下保障。首先,有關委員毋需因其以委員身分真誠作出的任何作為或任何事情,而在任何訟案或其他法律程序中負上法律責任。但是,這項保障不得當作限制原訟法庭就在委員會席前進行的調查程序而作出履行義務令、移審令或禁止令的權力。另外,在調查委員會席前所提供的一切證據均享有絕對特權,提供該等證據的證人,毋需因該等證據而在任何訟案或其他民事法律程序中負上法律責任。而出席研訊的法律人員(即律政人員、大律師或律師),不論其是以調查委員會的代表律師或以其他身分出席,均享有如該等法律人員在原訟法庭席前進行的法律程序中代表其中一方出庭般的豁免權(註2)。同時,《調查委員會條例》也有對發表真實記載的人作出保障。按照有關規定,任何人毋需須因其就在委員會席前公開錄取的任何證據,或就由行政長官授權發表的委員會報告,發表真實記載,而在任何民事或刑事法律程序中負上法律責任(註3)。

  為了調查委員會更有效展開調查研訊,警務人員及法院執達主任須在調查委員會提出要求時,向委員會提供各方面協助,並可為提供該等協助而作出一切需要的事情。而調查委員會根據《調查委員會條例》所進行調查研訊的費用及按照條例所判給的款項,須由香港特區政府負責支付(註4)。

  綜上所述,香港方面依照《調查委員會條例》所成立的調查委員會並非一般的調查委員會,也非與在其他法律制度或機制下所成立的具調查功能的委員會或組織類同。這類調查委員會依法賦予一系列權力,獨立運作,不隸屬於任何政府部門,所進行的研訊如同司法程序,而調查委員會如同法院般,可依法判處藐視罪。因此,香港社會上一直有訴求成立這類獨立調查委員會去調查自6月以來所發生的與「修訂逃犯條例」有關的不同事件,以找尋「真相」。在這種時局下,或許不失為一種可予考慮的亦有助社會「降溫」的對策選項,香港方面亦有先例(註5)。無論如何,身在彼岸的我們只能「隔岸觀火」,靜觀其變。(完)洛 文

  註1:《調查委員會條例》第9條。

  註2:《調查委員會條例》第12條。

  註3:《調查委員會條例》第15條。

  註4:《調查委員會條例》第13條和第14條。

  註5:例如香港政府於2018年6月12日宣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於同年7月10日委任調查委員會相關成員去調查和跟進港鐵沙中線紅磡站的剪短鋼筋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