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聲)淺談制訂工會法的法律基礎和理據(下)

333

  針對工會登記制度的部分,筆者認為關於工會的成立宗旨及職權方面的問題較為重要,前者明確了工會存在的目的,而後者則關乎到其維護工作者權益方面的權能問題。概念上,以維護勞工權益為主要目的的「工會」,有必要由法律明確規定其任務以達到上述目的,並賦予相應的權能作為實現前述目的的手段。因此,有必要通過制訂《工會法》來加以具體保障,純粹從憲制法律層面的原則性規定是不足以從實際上去實現所要求的保障。

  前述國際勞工組織第87號中就指出僱員結社的原則和目的,即有關團體的成立必須以維護及促進僱員的勞動權益為目的。另外,例如「台灣地區」的《工會法》第1條就開宗明義規定「為促進勞工團結,提升勞工地位及改善勞工生活,特制訂本法。

  至於工會職能方面,上述台灣地區《工會法》列明工會的任務,包括如下團體協約之締結、修改或廢止、勞資爭議之處理等(註1),而根據「台灣地區」的《勞資爭議處理法》相關規定,罷工是指「勞工所為暫時拒絕提供勞務之行為」,是屬於勞資爭議當事人為達成其主張,所為之其中一種爭議行為。除罷工外,還有其他阻礙事業正常運作及與之對抗之行為,亦屬爭議行為的一種。但有關爭議行為必須嚴格按照《勞資爭議處理法》的規定進行,否則即屬違法(註2)。

  因此,在談及工會的職能方面,有必要賦予其能為實現其宗旨(目的)的權能,其包括能有效處理勞資爭議問題所需要的包括談判、罷工在內的必要手段。

  至於集體協商部分,筆者認為,通過協商方式去解決勞資糾紛,比起提交法院「打官司」較好,亦能最大程度上維持勞資關係,創造「雙贏」,以免雙方關係決裂,製造「雙輸」局面,對勞資任一方,乃至整體社會都不是一件好事。因此,筆者原則上肯定《工會法》公開諮詢文本中有關集體協商制度的部分。

  不過,要知道勞方往往在勞資關係中處於劣勢,所謂「勢單力薄」,必須通過集體磋商方式爭取權益;而在談判過程,亦需要配合若干如罷工等「抗爭」行動才能成功達到目的,令資方妥協。因此,筆者認為在集體協商制度中有必要包括一些集體談判方面的內容。

  綜合上述,本澳基本上具備制訂工會法律制度的法律基礎和理據,現在重要的是如何落實《工會法》的內容。建議有關方面在諮詢期內多向政府提出具建設性意見,讓日後本澳能成功制訂1部符合實際需要和與本澳情況相適應的《工會法》。(完)

  洛 文

  註1:見「台灣地區」《工會法》第5條。

  註2:見「台灣地區」《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