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聲)有罪判決與道德訓諭

366

  法院獨立審判,只服從法律,不受任何干涉,無論在《澳門基本法》以及《司法組織綱要法》中都有明文規定(註1),這是對特區司法獨立的憲制保障。日前,有本地傳媒引述直選議員在其立法會議程前發言中指出,法官不應凌駕於市民,在刑事審判上應尊重嫌犯的人格和尊嚴,並要貫徹無罪推定原則,並對事實作判斷後依法判案,不應對被告作出道德說教,認為法官不比居民更有資格討論倫理、教授道德,更表示有法官說嫌犯只是因為沒有證據才被判無罪,但並不表示沒犯罪,認為法官的這種做法不妥。

  由於筆者不掌握具體情況,無從評論。不過在現行刑事審判制度,是可以作為一個議題加以討論。法律與道德並非互不相干,兩者間事實上具有密切關係,常言道:「法律的道德底線」,法律所訂下的標準,往往是一種社會普遍道德價值,尤其是通過刑事法律所禁止的各類犯罪行為,代表著這些惡行均不為社會所接受的行為,違者必須接受法律裁制。所以,法院的有罪判決,本質上也是一種道德判斷,對嫌犯的行為定奪對錯。原則上,不合法均不道德,不道德不一定不合法(註2)。

  根據《刑事訴訟法典》第356條關於有罪判決的規定,法律要求有罪判決內須指出選擇所科處之制裁及其份量之依據,有需要時尤其須指出履行制裁之開始時間、命令被判刑者履行之其他義務及其存續期間,以及被判刑者重新適應社會之個人計劃。此外,法官在宣讀有罪判決後,主持審判的法官如認為適宜,則向嫌犯作出簡短之訓諭(breve alocução),勸其改過自新(exortando-o a corrigir-se)。按照上述規定,嚴格來說,法官對被告的回頭訓諭並不屬於判決的一部份,而判決書亦不會記載訓諭內容(註3)。不過,法律允許法官在宣讀有罪判決後,讓法官按實際情況和需要自行決定是否適宜向被判刑人作出口頭訓諭,勸其改過,重新做人。

  所以,法官在宣讀有罪判決後向被判刑人所作出的訓諭,是依法有據,而這口頭訓示亦可以理解成一種道德說教。至於訓諭內容的「分寸」是否拿捏得當,就要看法官「功力」。無論如何,司法作為守護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肩負預防犯罪,維持社會秩序,保障公眾利益的重任,將犯罪者判罰外的同時,在法律允許的前提下,針對不同背景狀況的犯罪者作出適當道德說教,導其向善,如能充分掌握,用心勸告,感染力強,相信其「軟」效果不亞於刑罰的「硬」阻嚇。因此,作為1位有任命感的法官更應多利用法律所給予的空間,除彰顯司法威嚴外,亦能正面提升司法形象,相信將得到社會更多的尊敬、信服和認同。洛 文

  註1:見《澳門基本法》第83條及《司法組織綱要法》第5條。

  註2: 除非有關法律被認為是「惡法」。

  註3:但會被庭審錄音記錄下來,見《刑事訴訟法典》第345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