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聲)恢復澳門原有生活方式

──探索「一國兩制」下符合特區利益的防疫政策

1581

  澳門回歸祖國快到23個年頭,自賭權開放,本澳經濟起飛,社會欣欣向榮。然而,正所謂「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自新冠肺炎疫情的兩年多以來,加上賭業整肅調整,向來高度依賴博彩業作為主要收入的澳門特區正面對前所未有的危機。

  近日,新一輪新冠肺炎疫情自6月18日起爆發,本澳在防疫工作上可以說受到真正考驗,多輪全民核檢和每天自我抗原檢測,本周更推出全澳「相對靜止」全面抗疫措施,這次可說是壓上全澳居民,明確擺出與奧密克戎(Omicron )BA.5作最後決戰態勢,誓要清零!

  《澳門基本法》訂明「澳門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根據上述規定,筆者認為,防疫政策所要追求的最終目的,應該是要讓澳門能回復原有的生活方式,並且以能保持這種生活方式和能讓特區持續穩步發展為長期目標。不妨試想一下,如果現時所採取的諸如全民核檢、自我抗原檢測、「相對靜止」管制等抗疫措施是能夠實現「動態清零」防疫目標的有效手段,那麼,在實現「動態清零」後,倘視之為一種手段,那麼,對於澳門來說,持續堅持「動態清零」又能或到底想要達到甚麼更高層次的目的?尤其是再這樣堅持下去真的能有效令澳門特區回復並長期保持原有的生活方式嗎?

  按照「一國兩制」方針,《澳門基本法》規定澳門特區的制度和政策,包括社會、經濟制度等均以《基本法》的規定為依據,而按照《基本法》第五章關於「經濟制度」的相關規定,可以知得,澳門特區財政獨立,收入全部由特區自行支配,不上繳中央人民政府,而中央亦不在本澳徵稅。另外,澳門特區的財政預算要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並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另外,澳門實行自身的獨立稅收制度,有自己的法定貨幣,亦不實行外匯管制,同時在國際貿易上是一個獨立的關稅區,沒有關稅,還有自身經貿制度,保持自由港地位,實行自由貿易政策。澳門特區也要根據本地整體利益自行制訂旅遊娛樂業的政策。

  上述根據《澳門基本法》為本澳所定下的經濟框架說明了甚麼?簡單來說,本澳就是一個「背靠祖國,面向世界」,經濟財政獨立自主的地方行政區域,在一些範疇上更視為「境外地區」,即使在多個方面都得到中央支持,我們非常感激,但這應該都要特區以自身的經濟條件去承擔的。如果不考慮地域面積和人口,從行政區域的等級或管治層次來看,試想能把整個省或直轄市封控或靜止掉嗎?相信屆時真的「瘋」了。從這個角度來看,就是與內地任何一個地方行政區劃單位之間存在根本差別的地方,亦注定了本澳有著不同的生活方式、利益追求和生存之道。

  就以是次「6.18」疫情爆發導致出現社區傳播的事件為例,經過特區政府採取「連環組合拳」後,相信有信心在不久的將來會實現「社會面清零」,在成功將病毒撲滅後,相關防疫措施將會「解封」,隨即與內地的通關防疫要求亦會恢復「正常」,兩地人流交往即會回復正常。但筆者認為,這充其量只能說是回復到「6.18」前的情況。至於何時或如何才能回復至《基本法》所指的原有生活方式?當局確實有必要給居民一個答案,或至少要有一個清晰願景。

  如果說我們成功打贏了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當然可喜可賀,也非常感激祖國的大力支持以及全體前線工作人員的無私付出,但筆者認為只能說是一場「慘勝」!試想,這次抗疫戰加上隨後出台的百億經援,最後計數要多少公帑「埋單」?如再加上全澳工商戶和居民的經濟損失,相信不是天文數字,至少也要上百億,經已傷及澳門元氣,並在經濟不景大環境下,應要過一段頗長時間才能回過氣來。如果說現在已成功找到了具有 「澳門特色」的抗疫「方程式」,按本澳經濟狀況,這「必殺技」又能使用多少次?隨著新冠肺炎病毒不斷變種,永遠「敵暗我明」,非常被動,倘將來又再爆發疫情,再使用「必殺技」,估計也有「吃不消」的一天!至少一般中小企和「打工仔」會先遭殃,這完全是可以預計得到的。

  誠然,澳門當局目前的抗疫對策明確是堅持以實現「動態清零」為防疫目標,與內地保持一致,特首和一眾官員已多次公開重申這取向,亦見到社會各界紛紛表態支持,而當中一個重要考慮因素就是要盡快與內地保持通關暢通。筆者認為,作為「一國兩制」下實行高度自治的特別行政區,「動態清零」不失為一種能讓在最短時間內社會恢復正常秩序的防疫目標,並通過有效對策予以實現。但是,長遠之計,尤其考慮到維護澳門居民的「飯碗」,必須由「對策」提升至「政策」,並且要多從特區自身角度探索符合特區利益的防疫政策。這涉及防疫手段與目的,以及防疫工作的短、中和長期目標等問題,當局必須思路清晰,科學論證,客觀分析,科學施政。

  「遠水不能救近火」,當下首要任務當然是先撲滅奧密克戎(Omicron )BA.5。但當是次疫情基本過去後,希望當局能認真思考,建基科學,客觀施政,為著澳門廣大居民的福祉和生計,訂出一套「過得初一,又過到十五」的相對穩定長期常態防疫政策。

  最後,筆者作為一介平民百姓,確實沒有足夠的專業科學知識去判斷「清零」與「共存」的優劣,但相信沒有一個澳門人想「與病毒共亡」!天佑澳門!澳門人加油!洛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