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聲)強烈跡象與合理疑點(中)

451

  所謂「犯罪」跡象,中級法院將之理解為「是一系列有說服力的要素,能使人相信嫌犯犯下了能對其歸責的犯罪事實。而強烈跡象並不要求能確定有犯罪事實,只要有足夠的跡象能夠證明歸責以及相應的判罪即可。」(註1)

  從上述觀點可知,中級法院對於「強烈跡象」這概念的理解與終審法院大致相同(註2)。至於所謂的犯罪跡象到底要到何等程度才算強烈,中級法院方面的見解認為:「當有跡象顯示出嫌犯最終被判罪的可能大於被無罪開釋的可能,則為「強烈」跡象。」(註3)

  此外,中級法院方面對法律上所規定的「強烈跡象」這一個具有不確定性的抽象法律概念,有從另一個層面加以詮釋,其認為「強烈跡象一詞意味著所搜集的證據須使人產生嫌犯負有責任之明確、清晰的印象,即嫌犯很可能被判刑。這些跡象相當於足夠、充分的痕跡、疑點、推定、預兆和徵兆,以使人相信存在犯罪且嫌犯是此犯罪的責任人。」(註4)而強烈跡象就應以「卷宗中的元素為客觀標準,不可以以嫌犯在脅逼情況下作出的聲明為基礎;在沒有證明存在該脅逼時,就不足以作出其存在的陳述用於貶低嫌犯的聲明。」(註5)

  在法院採取一項以存在犯罪的強烈跡象為前提條件時,中級法院方面則認為:「並不可以要求對存在上述的前提作分類的證明,只需面對卷宗的情況作出的客觀心證與卷宗中所收集的元素顯示嫌犯將會因為觸犯某特定的罪行而被判刑。」

  總之,在談及嫌犯是否存在犯罪的強烈跡象時,必須是已經存在一些可作為合法證據的基礎,無論是物證抑或人證,又或者是嫌犯自己本身的聲明,再通過法院客觀地作出認定,法律上並沒有定出具體客觀的犯罪跡象認定標準,而是一種合理推斷,只要法院相信嫌犯可能實行了被歸責的犯罪行為的機會率,是肯定大於否定便可,只要通過所收集到的證據可以令法院確信嫌犯疑人實行了該行為比沒有實行的可能性大,現行制度並不要求如在刑事審判中在決定被告是有罪時的肯定性或真確性。

  所以,面對這樣的抽象概念,一般人或許難以理解,覺得「虛無縹緲」,甚至有就是法院「說了算」之感!(待 續)

  (洛 文)

  註1:中級法院案卷編號:第95/2005號。

  註2:中級法院案卷編號:第615/2016號。

  註3:中級法院案卷編號:第641/2009號。

  註4:中級法院案卷編號:第179/2005號。

  註5:同上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