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聲)強烈跡象 合理疑點(上)

664

  上周五澳門初級法院刑事法庭就前澳門大學法學院院長莫世健教授性侵案作出一審判決,合議庭裁定莫世健連同其他兩名以從犯被控的被告無罪釋放,理由主要是在審查案卷中的所有證據後,尤其是觀看把整個案發過程攝錄下來的CCTV錄像,認為未能認定女事主是不自願的,故裁定眾被告強姦罪不成立,當庭釋放。主審該案的法官更在判詞中指出法庭明白社會公眾對案件自有公論,但強調法庭只會以中立態度,按客觀證據依法審理案件,無懼公眾評價。似乎法庭本身意識到判決結果與社會大眾的期待存在一定落差。

  然而,事實上,當初莫世健在案發時被司警拘捕移送檢察院偵訊後,經刑事起訴法庭法官首次司法訊問後,法官接納承辦檢察官的建議,對當時為案中嫌犯的莫世健採取羈押候審的強制措施。之後莫世健有向中級法院上訴,但遭上訴法院駁回,維持羈押,直至莫世健日前在初級法院當庭釋放為止。面對這種還押候審後判無罪的情況,一般市民不禁會問,既然當時法庭裁定羈押,理應表面證供成立,正常情況下日後審判都應該能入罪,才算合理;但是,如今法庭審訊後卻因證據不足而釋放嫌人,這到底發生了甚麼問題?當初何以羈押嫌犯?是純粹個案上的問題,還是刑事偵查制度本身的結構設計上出現了問題?

  根據本澳現行《刑事訴訟法典》相關規定,要對涉案嫌犯進行羈押措施,需要符合多項條件,而其中一項關鍵要素,就是有「強烈跡象」顯示嫌犯曾故意實施法律所規定的犯罪(註1)。

  「強烈跡象」這一個概念並沒有在法律中作出明確清晰的定義,澳門終審法院對該概念有以下的理解:「『強烈跡象』是一個含義待明確具法律特性的概念。其空泛或不確切性可以通過解釋技術具體化,而不需要解釋及適用者作出價值性判斷。解釋這種未確定概念含義的過程是被法律限定的,其合法性可受法院司法審查。「強烈跡象」就是發生某一特定事實的痕跡,從中可合理地推斷出嫌疑人可能實行了該行為。這種合理的可能性須是肯定多於否定,也就是說,面對收集到的證據可以確信嫌疑人實行了該行為比沒有實行更有可能。這裏不要求刑事審判中的肯定或真確。」(註2)

  註1:法律要求是可處以最高限度超逾三年徒刑之犯罪。見《刑事訴訟法典》第186條。如屬其他涉及以暴力實施的犯罪,且可處以最高限度超逾八年徒刑之犯罪,則必須羈押縑犯。見《刑事訴訟法典》第193條。

  註2:案號:第6/2000號。

  (待續)洛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