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聲)司法挑戰法規違憲兩特區制度大不同

937

  前文提到,在針對行政法規的違法性按照《行政訴訟法典》提起「對規範提出之爭議之訴」的同時,可向法院提起屬「效力之中止」的預防及保存程序,目的是使在有關主訴訟在有終局裁判前的整個訴訟待決期間(註1),中止規範的效力,以免當局繼續實施有關法例。而且,重要的是,在法院審理上述「效力之中止」程序案件時,在決定是否批准中止有間法例的效力前,在整個預防及保存程序中,被針對的法例的效力是會先被暫時中止的。根據《行政訴訟法典》第126條的規定,再配合同一法典第131條(註2),對制訂有關行政法規者在接獲法院方面的傳喚或通知後,不得再實施有關法例,並應盡快阻止相關執法部門執行或繼續執行有關法例,除非在法定期間內向法院方面以書面說明理由,認定不立即執行法例將嚴重損害公共利益者,則有關法例不用被暫時中止。

  如法院最後不批准中止規範的效力,訴訟聲請人依法有權提起上訴,而上述「暫時中止(Suspensão provisória)」的效果會及於整個上訴程序階段,直至「效力之中止」案件有終局法院裁判為止(註3)。

  因此,在本澳這類針對行政法規違法性向法院提起爭議的司法審查案件訴訟程序中所帶來的「暫時中止」效果,是根據訴訟法所產生的,不取決於法院的批准。這與香港方面就法例的合憲性審查向法院提起司法覆核案件時的情況很不同,由於香港高等法院拒絕對《禁蒙面法》頒下臨時禁制令,這令到即使法院已就司法覆核案件排期審訊,但《禁蒙面法》的效力沒有被暫時中止,執法部門繼續實施有關法例。從這個角度來看,本澳的制度似乎較為妥當和合理。

  目前,香港法院方面仍未對《禁蒙面法》的合憲性爭議司法覆核案件展開聆訊和裁決,未知這法例的命運如何,我們只好拭目以待!(完)

  洛 文

  註1:包括與主訴訟有關的上訴程序。

  註2:《行政訴訟法典》第131條規定:「一、可依據本法典之規定對載於行政法規之規範提出爭議時,得中止該等規範之效力。二、本節之規定經作出必要配合,尤其是下列配合後,適用於上款所指之效力中止:a)提及司法上訴時,視為指對規範提出爭議;b)提及宣告行政行為無效或法律上不存在時,視為指宣告規範違法;c)提及行政機關時,視為指制訂規範者; d)須依據第九十二條第三款之規定傳喚對立利害關係人,不論有否預先作批示;答辯期間自公開有關規範之日起算。」

  註3:《行政訴訟法典》第155條規定:「一、立即上呈之上訴具中止有關裁判之效力,但不影響下款規定之適用。二、對中止行政行為或規範之效力之裁判或對採用強逼措施之裁判提起之上訴僅具移審效力。三、對於緊急程序,如其在被上訴之法院內已終結,則上訴須立即連同本案卷宗上呈,反之,上訴須立即分開上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