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聲)停牌期間踩單車也要移送法辦?(下)

1800

  綜觀《道路交通法》的不同規定,會被判罰禁止駕駛的違例情況,屬犯罪的,如醉駕、在駕駛時實施的任何犯罪、逃避責任、偽造、移走或掩蔽車輛識別資料、偽造駕駛執照、盜竊或搶劫車輛、竊用車輛、任何故意犯罪(只要繼續持有駕駛執照可為其持有人提供特別有利於再犯罪的機會或條件)等;屬輕微違反的,如超速、逆駛、掉頭或倒車、不讓特定車輛或行人先行、人行橫道超車等;再配合關於重考和吊銷駕照的規定,以及本澳多年來的實際執法情況和尺度,筆者認為,在理解上,上述能處以禁止駕駛的似乎是屬於針對需要具備相關駕駛資格才能合法駕駛的情況較為合理,不能完全排除關於禁止駕駛的處罰的立法原意並不包括踩單車的可能性。

  不然,或者有種較極端不合理的情況可能會出現:一位具備有效駕駛執照的機動車輛駕駛者因違反交通法例而被停牌時,在禁止駕駛期間連單車也不能踩;相反,一位不持有任何駕駛執照的人,即使曾涉及無牌駕駛,又或在路上踩著單車的人,由於未有被法庭判罰停牌,反而沒有受到任何限制,也可能不用面對加重違令的指控。這又是否合理、公平?

  本次爭議基本上是個法律問題,即如何理解和適用《道路交通法》第92條的問題,似乎並不涉及太多的屬事實事宜方面的爭議。筆者認為,按照目前情況來看,警方的觀點認為上述規定包括禁止駕駛單車。有關爭議相信至少要等待檢察院方面完成所有調查工作後是否決定提出控訴才相對較為明確。但最終判罪與否的當然還是要交由法庭裁決,包括可能的上訴程序。

  無論如何,法律必須公平公正,人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澳門《基本法》已有所規定(註1),加上《澳門刑法典》關於罰刑法定原則的規定(註2),法律本身和執法都要做到平等、公正嚴明,適用法律時必須非常嚴謹,並且在理解和解釋《道路交通法》關於禁止駕駛的規定時,不應只是拘泥於條文字面本身,必須同時對《道路交通法》的不同相關條文加以通盤考慮,探究立法原意,才能最準確適用法律。

  今天為除夕,2019年來到尾聲,新一年即將來臨,筆者在此祝大家新年快樂!身體健康!事事順利!(完)洛 文

  註1:參見《澳門基本法》第25條:「澳門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不因國籍、血統、種族、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思想信仰、文化程度、經濟狀況或社會條件而受到歧視。」

  註2:《澳門刑法典》第1條第1款規定:「事實可受刑事處罰,以作出事實之時,其之前之法律已敘述該事實且表明其為可科刑者為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