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場借「泥碼」輸咗唔使還?(上)

22

  近日澳門法院官網對外公布1則關於在未符合法律規定的博彩借貸中的欠款的債務屬性問題(註1)。上訴法庭在這則裁判中的法律觀點值得本澳有關業主和相關人士關注和作出相關跟進。案件涉及1名本澳博彩中介人作為案件原告向1名賭客作為案件被告多次提供賭場「泥碼」,但最終被告沒有向原告全部償還相當於所借取的「泥碼」。

  案中原告於初級法院向被告提起民事訴訟,主張基於博彩信貸無效,又或不當得利等法律理由,被告須向原告返還總值港幣190萬的「泥碼」,又或如認為有關法律依據不被接納,則要求被告向原告歸返等值的現金。初級法院民事法庭一審裁定原告訴訟理由部分成立,判處被告要向原告返還相關「泥碼」。結果被告不服,針對一審判決向中級法院提起上訴。

  中級法院合議庭對案件進行審理,認為根據《民法典》和博彩信貸法(第5/2004號法律)的相關規定,上訴法院認為在澳門現行法律制度下,與幸運博彩相關的債務,除有特別法規定外,均不屬於法定債務(obrigação civil),只產生自然債務(obrigação natural)。這見解與一審法院的觀點「南轅北轍」。

  上訴法院認為,在該案中由於已證實到原告雖然是持牌博彩中介人,但其是在未有符合博彩信貸法的規定獲得法律許可的情況下向被告作出博彩借貸,故此根據《民法典》第396條和398條關於自然債務的規定、第1171條關於賭博及打賭(Jogo e aposta)合同的規定,以及博彩信貸法第5/2004號法律第4條關於博彩信貸效力方面的規定,中級法院有著於初級法院截然不同的立場和見解,表示在這種情況下,即使證實到案中原告事實上未獲賦予所需要的法律許可進行博彩借貸,也不代表如一審法院的理解般原告與被告之間的借取賭場「泥碼」行為違反了本澳現行的強制性法律規定。因此,有關借貸行為並沒有違反《民法典》第273條或第287條的規定(註2),導致該「泥碼」借貸在法律上非屬無效,而是有效。(待續)

  洛 文

  註1:中級法院案件編號:1239/2019號。

  註2:《民法典》第273條規定:「一、法律行為之標的,如在事實或法律上為不能、違反法律或不確定,則法律行為無效。二、違反公共秩序或侵犯善良風俗之法律行為無效。」第283條規定:「違反強行性之法律規定而訂立之法律行為無效,但法律另有規定者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