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聲)土地法修改壽終正寢?追討賠償放馬過來?(上)

157

  上周四行政長官崔世安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就長期跟進土地法爭議的議員提出是否要修改新《土地法》的問題作出回應,表示政府方面收到很多對新《土地法》的意見,現正進行分析及研究,強調政府現時對修改《新土地法》的態度沒有改變,現階段並無「修法」時間表。面對議員再三追問,行政長官表明行政法務司司長已在稍早前就這個問題表明態度,並隨即提出兩點看法:(1)新、舊《土地法》都同樣設有臨時批租最長期限原則上為25年的規定,新《土地法》就這規定沒有作出改變;(2)新《土地法》是經過立法會通過的,政府一定嚴格遵守,如有認為政府做得不對,可循司法途徑向政府歸責。

  面對行政長官如此回應,相對於近期把修法炒得熱烘烘的傳聞形成強烈反差,對於支持修法的一方來說,實在不是味兒,回頭看來就似乎有點「一廂情願」,猶如熱臉貼上冷屁股。

  直到目前為止,綜觀現屆特區政府對是否要修訂土地法的立場,表面上似乎有所改變,讓支持修法一方覺得有希望,例如:行政法務司司長早前指出會積極研究是否有需要修訂土地法,包括過錯歸責原則的引入,但強調沒有時間表。相較於之前的「沒有修改土地法的意願」,的確稍為推進了一些,起碼沒有把答案說死,仍然留有餘地。然而,由於行政長官將於明年底換屆,餘下任期不足年半,而政府亦表示現在只是研究階段及沒有修訂時間表,真的是「十畫都未有一撇」,加上澳門的政治現實生態及考慮到其他相關因素,現屆政府面對一些棘手問題時,非常有可能採取「看守」態度。所以,實際上,談到真的要落實修改新《土地法》中有關臨時批給租賃期25年上限必定失效的「一刀切」制度,引入歸責原則和其他可操作的新制度,例如:有別於「續期」的「延長」租賃批給期間制度、訂定判別「閒置土地」的準則及所適用的相應處理制度等,真的不感樂觀,亦無可奈何,似乎只差未講出讓主張修法者死心的說話。

  另外,行政長官所指的新、舊《土地法》同樣規定臨時批給最長存續期25年的規定沒有改變到底是想表達些甚麼?是因為舊制與新制相同就等於這種「一刀切」制度本身沒有問題?還是當年制訂新《土地法》時因主客觀等不同因素而沒有周詳考慮導致制度照搬?又或另有意思?筆者認為新《土地法》法案當年畢竟由政府提出,無論如何也應該要有個說法。

  (待續)

  洛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