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澳參與區域協調發展融入國家大局

193

  「2020年泛珠三角區域合作行政首長聯席會議」上周五在海南省三亞市舉行,行政長官賀一誠出席,期間,他與泛珠兄弟省區領導,以至在聯席會議上致辭時提出來的訊息相當豐富,從與海南省自貿港加強澳瓊配合建設;以至粵港澳大灣區和海南自貿港優勢互補,聯動發展,帶動泛珠對外開放新格局,在國家發展大局中擔當更重要使命;乃至加強閩澳中醫藥科學技術產業化、助力「一帶一路」發展,澳贛中醫藥科技旅遊教育合作,都提出來澳門特區「一國兩制」自由港制度優勢怎樣對接內地,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國家「布局」。

  毋庸諱言,澳門地方小、人口少、資源匱乏,是個微型經濟體,對外依賴程度相當高,因而,今年疫情以來,可見澳門「露底」,昔日高度發達繁榮景象,因欠缺旅客前來便立竿見影令旅遊博彩業「斷崖式」蕭條,引起社會再度正視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的議題,希望汲取疫情打擊的教訓,在往後日子不斷致力補足短板,找到發展的更多「增長極」,提振競爭力。於是,區域合作、優勢互補,成為澳門特區突破自身制約的出路。

  每當談到區域合作,大家不約而同首先想到粵澳、珠澳攜手開發橫琴,也湧現了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使命;可是,大家每每忽略了泛珠三角區域合作(9+2)這個大區域合作,其實早在2003年11月便草簽協議,成為內地省區聯通港澳兩個特別行政區,推動優勢互補、區域協同發展的先行者。

  10餘年來,泛珠合作有序推進,不管在拓展市場環境,又或生態環保建設、資源和基建投資建設、經貿文化旅遊教育交流,可以說莫不在默默耕耘,共同造福區域各兄弟省區和百姓。

  正如行政長官賀一誠在聯席會議發言指出大藤峽水利樞紐工程這個水資源基建,便保障了西江下游地區,尤其珠三角和澳門飲用水安全,澳門居民不用「捱鹹水」,才能確保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不會「制水」或飲用鹹水有損生活質素,展現區域協調發展,也為國家布局、謀劃國內大局打穩基礎。

  不管是泛珠合作、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合作,其實,都是國家謀求現代化發展的戰略布局,以區域協調發展突破國家幅員廣濶卻各地存在差異的難題,體現優勢互補。由是,澳門特區各界便應看到,今後我們推動產業適度多元化發展,便離不開區域合作,尤以促進區域協調發展,才能在與廣東省、珠海市攜手開發橫琴,促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以及參與泛珠合作上,以澳門所長,服務區域和國家所需,從聯動發展中,澳門既是參與者,也是受益者。

  還有,當我們看清區域協調發展的國家戰略布局,那麼,粵港澳大灣區、泛珠合作、西部大開發、「一帶一路」,正是層層外擴的區域緊扣,大灣區可以看作是個「龍頭」,帶動泛珠,輻射西部大開發,藉珠江—西江經濟帶和北部灣經濟區建設、廣西參與大灣區和海南建設,推動與西南地區互動合作,以西南地區、粵港澳大灣區作為「一帶一路」海上絲綢之路節點,聯通東盟,展現「全國一盤棋」和對外交往國家布局。

  「十九大」提出「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隨後因應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變,尤以今年疫情在全球肆虐,美國單邊主義抬頭,國家主席習近平早前在全國抗疫表彰大會上強調「著力構建新發展格局,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足見為應對疫情和國際危機指明方向。其實,在國內布局中,西部大開發、泛珠、粵港澳大灣區呈現的,正是「聯繫」兩個大局的其中一環。

  當然,澳門特區各界和廣大居民怎樣理解箇中聯繫,認知區域協調發展的差異與優勢互補,至關重要。這,有賴特區政府從各種宣傳教育中,向社會展示澳門今後走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大道,如何層層結合、參與區域協調發展,澳門的「腹地」可以推展到哪裏,為本地突破空間地域掣肘,提供人們創業創新和生活機遇,便需對「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有更多詮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