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非法旅館違法成本低兩司修法齟齬徒勞

183

  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在立法會施政辯論會議上,表明認同修法把非法旅館刑事化。但奇怪的是,保安司司長黃少澤數日前在立法會施政辯論會議上認為,解決非法旅館最好的辦法是推行出租屋登記。姑先勿論兩者觀點誰優誰劣,再次顯示政府政出多門,各說各話。

  站在譚俊榮的觀點,2010年打擊非法旅館法生效至今共查封1239個單位,換算下來每年查封逾百間非法旅館單位,再平均換算每約3日便查封1間,由於科技發達,非法旅館經營者為避過警方追查,逐漸改變經營手法,包括改用手機和在外國民宿網站招攬住客等,當局可做的不多,只能加強與大廈管委會或街區團體合作,增加例如大廈業主會和市民的舉報意識。

  情況顯示,非法旅館問題禁之不絕,肯定存在問題。問題在於現時經營非法旅館的犯罪成本太低,罰款了事,阻嚇力當然不足。由於旅遊局表示澳門無條件推行民宿,惟未有推動住宿等旅遊配套建設的措施,令非法旅館仍舊供不應求,故簡單的方法是把非法旅館刑事化來迴避問題,澳門一日沒有民宿制度,這類非法旅館始終一直存在。

  然而,由於經營非法旅館人士,絕大部分是「租上租」,或利用「人頭」向業主租賃單位,故難以追查租賃人是否「主謀」。循這方向聯想,非法旅館的生存,絕不是為著正常住宿的供需,所針對的是社會「暗角」,便不難發現何以非法旅館大多牽連治安隱患。故此,黃少澤指,他早於2002年提出以出租屋登記方式解決非法旅館問題,登記後便可追究出租人和承租人,業主亦有義務管理好自己的物業單位。他認為,若推行出租屋登記,登記資料存放於財政局,經法官批准警方始可提取資料,同時可保障私隱。不過,黃少澤爆出「當年有人認為這項提議敏感,『會死人』,他至今仍不明白。」

  以目前出租單位需向財政局申報,另行徵收房屋稅的情況來看,不少出租單位業主都「有法不依」,逃避這一義務,是否就是「會死人」的原因,抑或另有別情?但,就算能做得到出租屋登記,黃少澤也說明非法旅館即使刑事化都只會是輕微罪行,證據要求嚴格,訴訟期間長,刑事化只是解決社會爭端的最後手段。

  倘若當局未有共識,兩位司長不宜在公開場合互唱反調,我們不理會他們背後甚麼政治、政策考量,惟表面來看顯得政府部門欠缺統籌,對社會問題「各司各法」有損特區政府形象。我們提出,非法旅館應否刑事化,或強制出租屋登記推行公開諮詢,不妨讓社會討論,真理只會愈辯愈明,惟核心問題顯然是非法旅館違規成本太低,太易「卸責」,才致野火燒不盡!

  昨日,行政長官開腔,將非法旅館應否刑事化問題交由行政法務司研究,我們認為,從法律制訂部門檢視違法成本和有效執法來切入,向社會諮詢,再整理諮詢結果決定如何修法,除避免兩司齟齬,也可為非法旅館何以只能是輕微罪行,向社會公布法理依據,點出問題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