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非法工程困擾居民折射懶政效率差

748

  荷蘭園蘭苑大廈住戶反映對面的海濤商場非法工程鑿開外牆,排出油煙、熱氣及產生噪音,過去多次向市政署、環保局及工務局投訴,最終獲工務局接納商場鑿開外牆屬非法工程,會予以跟進,但迄今個案仍在跟進,情況一直無改善,只能找議員求助。簡單而言,就是居民反映的事,當局也確定投訴成立,只是7個月後仍無下文,是政府不作為,亦反映行政效率緩慢。

  為何向工務局投訴7個月無寸進?既然證實海濤商場外牆開鑿屬非法工程,列作優先處理級別,顯示當局的效率奇低。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上任後,公共工程的確很快拍板動工,工程延誤日期也不是太長,但當局打擊非法工程的力度明顯不及以往,甚至未能制止新的非法工程。

  另一方面,當局的打擊方式不足,也未做好宣傳方面的工作,僅以新聞稿方式呼籲市民切勿進行非法工程:「將持續依法進行打擊及加強宣傳教育,提高居民守法意識。」沒有實際的宣傳教育工作,甚至打擊工作也在嘆慢板,才令違法者有恃無恐。

  回顧今年1月至11月,工務局開立791個非法工程卷宗,但只有71宗自願清拆,比例還是偏少。

  查工務局網站,由2016年至2019年維持每年開立納1100至1200左右的非法工程卷宗,至2020年及今年可能減少約兩成來看,算是有點進步,但始終有效解決問題的卷宗數量仍然偏低。

  當局應交代清楚整個非法工程的處理機制,現行處理僭建工程需經冗長、復雜的程序,故必須從源頭入手,爭取在工程未完成前制止,這必須有快速接收舉報和回應機制。

  今次事件也折射出兩個問題,其一,舊區的僭建這個歷史問題,幾乎大部分低層樓宇都有僭建,過去政府著力打擊,到後來羅立文上任就放軟手腳,可見目前政府也沒有僭建數量的「底氣」;而舊區也涉及舊區重建、都市更新等問題,沒有都市更新把樓宇重建,無法優化建築物間接令業主放棄僭建物。對此,推動都市更新也是當務之急的工作。

  其二,當局曾表示發現多數不願配合維修樓宇滲漏水的單位,都是懷疑涉及非法工程,所以不願意開門,故此需要修改《都市建築法律制度》予以解決,這得配套良好機制入屋進行維修工程和還原單位結構,既杜絕非法工程,也可以解決滲漏水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