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青洲山僅修復修道院欠通盤規劃

584

  文化局完成分析青洲山業權人提交的書面聽證內容,並將有關決定致函通知青洲山業權人,要求業權人必須按照《文化遺產保護法》相關規定,在30天內進行山體恢復及提交修道院維修保養計劃,確保青洲山的保護狀況得到有效改善。

  依照文化局所言的維修保養計劃,會否提供原圖則或修復材料,達到修舊如舊的方案?然而,業權人一直表示仍有業權糾紛,修道院被某些人佔據,需待法院判決,但文化局認為業權人至今仍未實施維修工程的理據並不成立。出現「羅生門」說法,文化局在新聞稿未有詳細交代清楚。那麼,倘業權人未於該期間內實施有關工作,文化局未來會按《文遺法》規定強制實施,並向業權人收取相關費用,惟目前佔有修道院建築物人士不願離開,繼續居於上址,甚至文化局人員企圖入內察看亦吃「閉門羹」,事態又應如何解決? 如果要待法院判決,一日未有司法判決結果,未清晰業權人,怎樣歸責?

  文化局強調嚴格按照《文遺法》規定跟進及處理青洲山的保育工作,但忽略了保育整個山體的宏觀角度,至今一直是各部門各自為政的狀況,不見工務局、市政署以至衛生局和消防局參與其中。就算文化局不斷發稿,態度看似趨向積極,但該局的職權僅為修復修道院,整個山體的管理及利用難單靠一局處理,涉及保護古樹、廢車場搬遷,以及青洲山下的石油氣中途倉,需要各範疇政府部門聯手處理。青洲山下的石油氣中途倉,也未見有遷出計劃,既然港珠澳大橋人工島和新城填海A區已經完成有關工程,也應該是時候遷到該處,解除居民多年的憂慮。

  過去曾經有市民在青洲山上自設健身設施,警方迅速介入調查事件,如果其他政府部門有警方如斯高效的辦事效率,值得鼓掌!然而,當局面對一般市民與持有土地的業權人,態度竟截然不同。

  修道院及碉堡可以用作歷史教育展館向外開放,青洲山除了業權糾紛外,政府亦忽視具體保護,整座山體欠缺保護規劃。青洲山存有不少古樹,動、植物多樣性且豐富,本澳山體不多,加上北區除了望廈山,這裏是另一個空氣不俗的好山體、好場所,日後可以好好利用,開發成公園讓公眾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