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醫觀酒店連番出事應認真問責

471

  今日是今波疫情「相對靜止管理」的第二輪,陽性確診個案相對減少,措施明顯有效,我們支持當局施行的「澳門模式」抗疫,惟有些細節還是有紕漏,主要在經濟財政範疇與社會文化範疇的溝通協作不足,都與博企和旅遊設施有關。

  其一,早在6月24日,當時澳門僅有170宗陽性個案,並出現了某名店群組,惟當局的不作為,或擔心影響商業運作,及至7月4日才發出通告命令路氹城某名店關閉1周。然而,當局的嘆慢板或無協調,導致11日才關閉場所,疫症可能早傳播開後,及後有40名相關人士感染,已證明了一切。不過,當時政府被批評為何僅有1樓關閉,卻解釋已時隔多日,未發現有傳播風險,關閉其他樓層已無意義。

  諷刺的是,話聲剛落,翌日當局就「打倒昨日的我」,7月5日,某名店2樓亦出現新冠陽性個案,才要求2樓及M樓層店舖關門。我們不禁要問,衛生局的通告已具一定公權力,當中是否需要旅遊局或經科局允許或配合,才可以關閉?為何出現疫症後11日才關閉場所,反而有商業場所或住宅,有數宗個案便要關閉?準則何在?

  其二,當全社會努力履行社會面清零,要讓社會「無疫症」地角,巴黎人醫觀酒店出現25名閉環工作人員感染,以及15名曾經在巴黎人酒店進行醫學觀察人士於完成醫學觀察後感染,「無事變有事」。事後了解,原來是衛生局、旅遊局和相關酒店要就相關情況持續保持溝通及作出跟進,類似的狀況早在過去某醫觀酒店出現同類問題,當局竟未有汲取教訓,幸今次採閉環管理,未致在社會傳播開去。

  針對巴黎人醫觀酒店員工及隔離人士染疫,衛生局和旅遊局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惟在澳門,官員問責一直蕩然無存,在內地,出現同類狀況,早已被調職、記過處分甚至免職,給無奈「隔離完再隔離」,甚至染疫的苦主交代,惟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指出現在不是追責時候,而應找出問題,繼而堵塞,應該給予前線人員正面支持。

  談起今波疫情的問責,早在6月30日,大批從事博彩與地盤工作的居民在核檢站外日曬雨淋,當局後來急急「朝令夕改」,當時同樣被問責,惟衛生局傳染病防控處處長以一句「我只是一名醫生」搪塞過去。7月3日,社會文化司司長表示汲取教訓解決問題才是負責任做法,「忽悠」社會。同樣,在去年9月,衛生局局長亦被問到醫學觀察酒店爆發疫情,也有同樣論調:出事就歸責邊個願做?

  總結官員的態度,就是不要不應也不能問責,他們的錯失與自己無關,凡事錯了就叫人向前看。誠然,官員問責已經提了十多年,一系列的法律和法規亦已經出台,我們多次批評只是「一紙空文」,導致官員有權無責。疫情過後,是時候重新建議一套可行、真正實施的官員問責制度,防止官員尸位素餐,折騰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