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違規的士人人喊打支持修法糾正歪風

130

  拱北口岸地下商場的非法兌換商行,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時期,還未有地下商場時,這種小額商店兌換一直存在,可謂相安無事近40年。不過,因近年這些商行做法愈來愈猖獗,騙走幾張鈔票、少找零頭,甚至出現假幣,終令珠海警方展開大規模掃盪行動,拘留百多人調查,甚至充公百多萬元人民幣。事件反映,若然不是商店做法太過分,這種地下經濟,還是睜一眼閉一眼。

  澳門這邊廂,則有的士司機涉嫌濫收車資,又不讓乘客下車而被警方拘捕,更揭發的士後座車門及車窗均需由司機位控制才能開啟,涉案的士司機將面臨剝奪他人自由行為及勒索罪的檢控。

  兩件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事件,其實有一點相似,就是做事別太過分,就像有人說全世界的士都會繞路,但只要不太過分,又或就算繞路,能夠更快到達目的地,相信投訴的個案不會太多。反之,上述兩事件的行徑皆令人髮指,才會有這樣的惡果。

  目前,立法會第三常設委員會繼續討論修改的士制度法案,當中包括5年內違規4次,司機即被「釘牌」,以及警員可以即時票控違規,居民都對這些辣招拍掌稱讚!上述涉案的士司機,自2016年8月至今僅21個月竟有85宗的士違規記錄,包括濫收車資、拒載等,即平均每個月犯下4次違規,當中未包括未有被揭發的違規,可能一個月作出十多宗違規的行徑亦不足為奇。

  然而,三常會認為社會的環境與2014年政府諮詢的情況有出入,故向社會諮詢法案1個月。故此,近月來,的士業界普遍重申反對立場,不斷反映意見,批評法案苛刻,罰則過重,甚至向議員求助,可見業界與社會的看法大相逕庭。

  我們對法案條文大表支持,當中新增的錄音設備,反過來可以保障的士司機。舉例假設上述的士司機,曾經向乘客表示車程太短,可否步行前往,或者乘客上車後主動口頭承諾願付50元車資,就不會發生「勒索」的情況。當然,的士司機對長短途車程都應一視同仁,畢竟短途客也是乘客,依法付足車資,沒有拒載的說詞。

  至於業界要求引入即時票控需有完善上訴機制,解決誤判,其實票控的上訴程序,與目前車輛違泊被警方票控的概念一樣,我們不認同另設上訴機制,因為行政違法的上訴程序應劃一處理,才能體現公平正義,法律之間不應有差別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