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跨境醫療踏出一步突破灣區融合障礙

363

  澳門特區成立以後,在「一國兩制」下推動「澳人治澳」、高度自治,從而明顯地密切了原有的粵澳合作關係,尤以隨後開啟的粵澳合作聯席會議機制,為澳門深化與廣東省的關係,也促進廣東省這個「澳門腹地」助力澳門發展,更形重要。從特區成立開始,粵澳合作、珠澳合作、攜手開發橫琴,一路走來,官民有著共同希冀,就是在發展好澳門的同時,與廣東,尤以珠海互動互補共建產生疊加效應,將區域合作不斷推上新台階。

  為此,在這個社會共識,也獲得國家布局部署、「送大禮」下,粵澳合作不斷深化,是寫在特區成立20年歷程的重要章節。而澳門居民,顯然深明箇中重要性,以及能夠從粵澳深化合作中,取得相應紅利,促成澳門特區社會、經濟、民生長足發展,也推動大部分澳門居民在粵澳便捷流動中,推升工作、營商、生活水平,有充分獲得感和幸福感。跨境流動,令不少澳門居民在珠海「安家」、興業;在中山,尤其是三鄉一帶置業度假,以至作為退休生活一個落戶地,這是過去20年積累起來的粵澳合作重要一筆。

  因而,在這股趨勢下,過去澳門社會有聲音希冀特區政府能將本澳醫療福利擴大至在廣東省生活、就業、養老的澳門居民,而政府也曾謀求辦法希望順應民意,如曾經探索在江門買地建養老院等,可惜,受制於粵澳制度的相異致計劃「胎死腹中」,以至跨區醫療福利的推行,也每多掣肘。

  儘管如此,但是,譬如在內地就讀的澳門居民學生,教育當局在自身範疇內,毋需受制兩地制度限制,早已提供這批澳門居民教育學費津貼,據當局估算,本學年的津貼,共有4500學生受惠,金額約3000萬,由此角度也得見澳門與廣東省的融合程度。

  這是特區銳意打破跨區制度限制,以民為本服務澳人的體現。而可以慶幸的是,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於今年2月出台,國家以先行先試、創新的精神促使粵港澳以新思維打破3地制度的掣肘,推進全方位合作、融合,以期讓這個戰略目標在實踐中探索「一國兩制」下港澳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令到所取得的經驗可以放於全國各地。而大灣區合作,自年前有消息公布以後,一直吸引澳門居民目光,希冀可以將澳門醫療福利打破制度隔閡,實現跨區便捷流動,且是民間熱情高漲,推動政府前行。

  上周在立法會行政長官答問會上,議員黃潔貞便提問粵澳兩地醫療保障互通,調整本澳醫療政策以配合打造健康灣區,推動粵港澳3地醫療進一步融合。行政長官崔世安回應時表示,去年中央部委曾就港澳居民參與內地醫保制度徵求特區政府意見,特區政府希望透過購買保險的方式,方便澳門居民在大灣區居住和生活,惟這批澳人需持有「港澳台居民居住證」。我們樂見政府從過去一籌莫展的困局中,至今因《大灣區規劃綱要》出台,終於取得突破,有利居民跨境醫療福利找到「落腳點」,儘管,行政長官強調,購買內地醫保不能涵蓋所有疾病,當要接受專科或較複雜治療,還待回澳就診。且政府宗旨還是「原區安老」,為澳人在廣東購保,是讓長者在養老方面多一項選擇。

  我們樂見跨境醫療福利踏出實質一步,只待中央審批、透過行政程序等予以落實;且,購買醫保除屬於政府服務、福利跨區伸延惠澤澳人,也相信,任何的「保障」都不能只有公共行政的投入,又或單一渠道、網絡便可「全包」,當中,還要多層次的配合。

  與此同時,其實本澳民間機構、社區組織已開始將服務引伸至廣東省,如工聯在珠海設辦事處,街總在中山三鄉設服務辦,而中醫生協會亦研究與內地商議,協助本澳中醫生到內地開設診所,鏡湖醫院也有意將服務延伸至橫琴……我們可以從中看到,跨區醫療福利正隨大灣區加快合作、融合,不斷有新進展,為人員流動,以至工作、養老等形成保障,甚至未來可以藉如「全民醫保」的研擬構建,形成「可攜性」。凡此,都體現居民看好、看重大灣區發展和融合,將社會希冀化成動力,推動特區政府回應社會訴求,而特區政府也急民所急,以民為本,終抓住大灣區發展融合契機,逐步掃除制度壁壘,打通流動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