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解放思想深耕定位融入區域合作

392

  上周,對澳門特區而言,可謂政治、經濟大事連連,先有行政長官賀一誠發表《2021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繼而,國家參與的區域經濟合作大事登場,東盟10+5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簽署,亞太經合組織(APEC)第二十七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以視頻方式舉行,對澳門而言,啟迪我們構建開放包容、互聯互通、合作共贏的自由貿易、開放型經濟體系,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催化下,已然以全新姿態崛起,尤以亞洲這一板塊,未來在區域和全球一體化中,預期可變身其中一個「領頭羊」平台。

  設若澳門居民以為RCEP、APEC與我們這個小地方、微型經濟體無關,會是一種短視和誤判。因為,正當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點出了「澳門處於國內循環與國際循環兩個循環的交匯點上……融入國家經濟內循環,也要在國際循環中發揮雙向服務平台的作用」,可以想見,以過去的說法,澳門要當好「橋樑」、「窗口」功能「走出去、引進來」,然而,當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促使世界大變局產生新變化,國家也循創新理念、解放思想推動「雙循環」的「結構調整」,那麼,澳門特區「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的定位未來如何深耕,從特區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中,更好以澳門自由港優勢融入區域、國家發展大局,當中的開放包容、互聯互通、合作共贏思維,更應引領我們前行。

  尤以粵港澳大灣區合作發展、開發橫琴,建好粵澳(橫琴)深度合作區作為澳門特區未來5年攻堅項目,再不容許人們猶豫不決。環顧澳門攜手粵港、泛珠,提出來的區域合作、助力「一帶一路」戰略,正正是連接東盟,從「一帶一路」節點,到「雙循環」交匯點,以至APEC亞太區的合作開拓方面,澳門再不能短視地只以為這裏是個小城市、微不足道,可另一方面,又以國際旅遊博彩城市典範自居,顯然在認知上會產生「落差」。

  我們始終認為,澳門經歷了疫情衝擊,大家更應看清特區的發展定位和自由港、「一國兩制」優勢,才能更好放下「身段」,投身大灣區建設和開發橫琴,並以時不我待緊逼感,配合大灣區發展速度、國家高速發展的「中國速度」,才算得上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否則,延誤時機,只會遭到邊緣化。

  何況,澳門特區經歷過去幾年的發展,跟廣東、珠海、橫琴的合作和融合,已然形成重要框架,等待大家從不同領域賦以內涵。不要以為琴澳合作「十畫未有一撇」,設若我們能夠到橫琴走走看看,再回看2002年澳門特區開放博彩業經營權的時間段作對比,當年不用5年澳門便產生翻天覆地變化,可以完全套用於今日時空,只是,當年的澳門特區,在空間上已然換上橫琴、大灣區、RCEP、APEC,而背靠的祖國,也已躍上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聯同RCEP、APEC構建起來「新亞洲」互聯互通的全新格局。

  澳門特區各界怎樣從這個認知解放思想、擴闊眼界,創新思維,以更開放、更包容胸懷推動澳門發展和區域合作,才是特區這個小地方今後能引發多大「爆炸力」,凝聚多少動能,以及可以走到多「遠」的關鍵。未來5年的「突變」,必然源自今天的開拓和積澱,澳門居民不能失之交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