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經屋法大轉彎討論時間不足

112

  疫情下,樓價依然「企硬」,未見有深度調整。目前,立法會一常會細則性審議政府提交的新修訂文本,算是接納了民意,降低了個人申請年齡下限,惟出招「更辣」,「辣」在將來經屋只能原價賣給房屋局,進一步收緊經屋轉售限制,令到購買經屋人士無利可圖,只有一個「居住權」,「經屋永遠姓經」,消息一出,社會未有反對聲音,看來這招還是有一定成效。

  在薪酬升幅追不上樓價升幅下,居民無法購買私樓,才把希望轉投到經屋,每次經屋開隊都收到數萬份申請,目前的經屋申請仍然吸引大量居民博一博,期望「如中六合彩」,惟政府可配售的經屋數量有限,售完又會散隊,只是空歡喜一場。

  假設經屋售價為150萬元,居住70年後,仍然是150萬元,在預期通脹上升下,一定會出現貶值,申請人只能以遺產方式留給後代,惟房屋局有優先購買權,還是由遺產繼承人取得業權,宜向社會說明。同時,倘若能夠繼承,重建再重建就會有世襲制,有世襲制又是否公平也值得討論。至於單身人士只能申請一房,但若干年後家有老少,可能要大一點的單位,新的經屋法又有否換單位的可能?

  這次可看出政府決心去除為申請而申請的「水份」,杜絕公共資源濫用漏洞,變相是「一筆過付款」的社屋,令居民只有居住權,而沒有物業權,今次安排可以估計在細則性大會討論,一定有激辯。

  然而,政府為何未有在行政會討論好法案,在細則性審議才大幅度修改?讓人感覺新一屆政府推出新的措施,因為主事的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連任,好的方面是體現新一屆政府有調樓價的決心,要求經屋給予有需要人士,有能力又期望樓宇升值的人士,則要轉投私人市場。壞的方面是可討論的時間有限,當一常會完成細則性審議,再由全體大會細則性通過,可討論的時間不足,會影響立法質量,但,政府往往在細則性討論時「大轉彎」,令社會討論不足,大大降低立法質量。

  除了經屋,還有政府一直強調「社屋為主、經屋為輔」政策,當局還得加把勁多建社屋,還有橫琴「澳門新街坊」項目和原「海一居」土地的置換房,都是釋放土地資源的機會,騰出土地用作都市更新,令人預期澳門未來10年的公屋和私樓供應量,便不致「恐慌性」置業,屆時,可真正幫助不同能力的澳人上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