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澳門仍需補課促進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1069

  光陰似箭,對澳門而言,瞬眼間回歸祖國20年,還有不足兩周時間澳門特區成立20周年,第五任行政長官和第五屆特區政府管治團隊便宣誓就職,為特區發展繼往開來,為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殫精竭慮,為澳門特色「一國兩制」成功實踐、行穩致遠,堅守「一國」之本,善用「兩制」之利,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加快改革開放中,貢獻澳門力量。

  為此,對澳門特區上下而言,今年的各項工作,顯然有相當緊逼感,並按照程序,逐一落實。如,第五任行政長官選舉、結果報請中央任命;以及候任行政長官向中央提名主要官員和檢察長名單,一連串事態,回看起來,是那麼急促,推動整個澳門特區互動,又促使大家在回顧過去20年得失中,總結經驗教訓,改革創新,為特區未來走上新征程,貢獻社會力量,謀求共識合力,才能夠凝聚社會智慧和力量,攜手遵循「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將澳門愛國愛澳事業薪火相傳。

  時不我待,正好契合當下20年發展洗禮的特區,也展現在新舊政府交接時刻,順利過渡到新一屆政府。儘管,在新的環境和內外因素作用力下,不應抱持蕭規曹隨心態施政,也不應在「一個政府」的主軸下,新官不認舊帳,怎樣平衡協調,有所為有所不為,是新政府管治團隊能力水平的考驗,體現變革與創新的互動、調和。

  談到變與不變,其實,澳門特區成立前後,便湧現出一系列足以令澳門居民值得回顧、深思的問題。正如,後過渡期澳門面對「三化」問題,認為這是制約本澳發展的重大難題。只是,當特區政府成立,在「一國」之下,體現國家主權原則,外交部駐澳特派員公署成立、解放軍駐澳門部隊進駐,立即為澳門居民上了重要一課。過去,我們對國家外交、對駐軍原來是一片空白認知,除在《基本法》體現這兩者屬國家主權,可以說,普羅市民鮮有認知外交和國防駐軍跟澳門特區的關係。及至特區成立,才讓政府、社會「補課」,涉澳外交,在國家外交事務中更具有中央主權和中央授權方面,才足以促進澳門國際交往、參與世界經貿交流,尤其澳門特區定位「一中心」、「一平台」,直接體現澳門特區獲中央重視,在外交層面,「獨立成章」,成立外交公署助力澳門發展。

  此外,駐軍「封閉式」管理,澳門居民儘管有所認知,卻鮮有加深理解駐軍對特區的重要性,反而傾向防務是中央主權體現的簡單看法。及至2017年超強颱風「天鴿」蹂躪本澳,因應社會秩序受到重創,特區政府提請中央出動駐軍協助善後,當部隊官兵紀律嚴明到各種區清障、消毒,澳門居民有感駐軍對特區除了具防務職能外,更有協助救災功能。何況,20年來,部隊常常提供社會服務,植樹、無償獻血,以及近年和教育部門推出軍事夏令營,讓澳門青少年學生認識駐軍,加強軍民聯繫,也藉此從不同角度加強愛國教育傳播,夯實澳門特區愛國愛澳優良傳統,為澳門特色「一國兩制」成功實踐打好基礎。

  今天,澳門特區迎上20年基礎邁向新時代的歷史里程碑,特區的發展,在「一國兩制」下,必然因應本澳社會、經濟、民生各種困難,出現新問題新挑戰。與此同時,在國家、國際形勢風雲變幻中,也必然影響澳門這個外向型、微型經濟體。過去一些澳門居民未能認知的空白,以至因應新形勢必須「補課」的課題,都會不斷湧現。

  惟是,只有澳門特區上下堅守「一國」之本,善用「兩制」之利,才能在國家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征程中,豐富特區政府管治經驗,提升施政水平⋯⋯社會從而也會深化對國家主權、安全、利益的認知,在尋求特區發展的同時,有效加快區域融合、搭上國家發展快車,展現澳門特色「一國兩制」成功實踐行穩致遠的生機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