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澳應運用市場獨特優勢破解制度障礙

567

  確保港澳長期繁榮穩定是國家一貫政策,「十九大」報告更強調在新時代發展方略中,港澳工作在黨和國家全局工作中的重要地位,體現中央對港澳的高度支持。為此,才會有行政長官崔世安向國家領導人述職時,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都寄語特區要主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當中最重大方向,就是「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藉以深化澳門特區同內地的交流合作,在貫徹「一國兩制」,堅守「一國」之本下,怎樣善用「兩制」,又要破解「兩制」制度差異障礙,是澳門特區需要採取智慧的創新發展出路。

  我們看到,特區政府亦意識到澳門發展所遇上的難題和障礙,才會有首份五年規劃中指出要深化區域合作,充分發揮澳門獨特優勢,互補共贏、互利互惠,共同打造粵港澳大灣區,為國家「一帶一路」戰略提供助力。

  於是,聯結起來,特區政府深明「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就是擺在我們面前,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進路,只是,回過頭來,澳門特區有甚麼獨特優勢?當然,我們很容易會說有「一國兩制」的制度優勢,有旅遊博彩業在國際上首屈一指的經濟發展動力優勢,有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和自由港優勢,有「一中心、一平台、兩基地」優勢⋯⋯

  可是,特區政府、社會各界能否將這些獨特優勢「知行合一」,充分發揮作用,看來才是重點。因為,當特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無論是助力「一帶一路」,又或參與大灣區建設,擺在我們面前的,莫不是體制障礙的一個個「關卡」,嚴重障礙了人流、物流、資金流和訊息流要素有效流通,令到澳門在推進區域合作時,反而有千頭萬緒受制之困。為此,澳門特區在概括上述各種獨特優勢時,其實也可以簡化成「市場機制」優勢,怎樣運用好「市場」來創新發展,顯然,是粵港澳大灣區合作的首要,在《深化粵港澳合作推進大灣區建設框架協議》中,開宗明義,便指出要「開放引領,創新驅動」、「市場主導,政府推動、「先行先試,重點突破」,只要我們「消化」上述大灣區合作原則,便提供無限思維空間、創新合作模式,有利逐步突破體制障礙。

  正如,面對澳門居民在深化粵澳合作,無論藉CEPA,以至大灣區構建,未來只會加大流向大灣區城市群工作、生活、興業,為此,澳門居民在內地生活工作面對的,首先是就學就業、醫療保障問題,而當中的制度障礙顯而易見。正因如此,行政長官崔世安在施政答問會回應議員時也指出跨境醫療面對醫療制度、監管、治療等的差異,結算方式和收費標準未能達成共識,故特區政府將與內地探索是否允許在廣東省工作和生活的本澳居民參與廣東的醫療保險計劃。這看來是一條出路,但與此同時,又會否因而加重了廣東省的「負荷」,亦應探討「互利合作」。

  由是,澳門面對自身醫療問題,尤以特區政府醫療開支與日俱增,由2010年的20多億,增至明年的80多億,且本澳居民求診和就醫問題仍是醫療服務未能博得社會好評的一環,有團體、議員便關注特區可否建立全民醫保,讓「錢跟人走」,一方面,降低政府不斷加大投入,也促使「用者自付」肩負一定責任,按自身條件享受適切醫療服務,降低湧向政府醫療的需求。我們認為,這也是醫療「市場化」的出路,全民醫保,讓「錢跟人走」,讓居民獲得「基準」保障,也可體現澳門特區自由港的市場優勢,甚至區域合作、大灣區深入發展加大人流流動下,還可以衝破澳門居民跨區醫療保障的制度障礙,值得特區政府在參與大灣區建設時提出來,成為一種「創新驅動」、「市場主導,政府推動」的先行先試制度。

  其實,醫療保障,又或是養老保障,當局對跨區問題認為政府難以「介入」的時候,我們是否應回過頭來看看,澳門特區是否可以更好地運用自由市場優勢,以市場來主導,令服務「跟人走」,讓「錢跟人走」而非鑽牛角尖老是企圖將特區政府服務衝破重重障礙「跨區」。 只有創新制度,以新思維看待政府「服務」可以「轉換形式」跨區,才能化解、突破體制障礙,促成澳門融入不同地方區域合作,應對人流、物流、資金流、訊息流高速全方位流動,才有助主動融入國家發展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