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施政只談惠民不見均富廣開途徑助置業

155

  還有不足一個月,就是行政長官崔世安發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近日與往年一樣,與不同的團體會見,包括基層、商界團體,聽取對特區政府明年度施政報告的意見。然而,觀乎各個團體的意見已經見諸日常的論政議題,甚至「開聲」建議明年度優化惠民措施,包括希望養老金可與最低維生指數掛鈎調升至4050元,敬老金則調升至每年1萬元。

  就算明年度惠民措施會有好消息,施政工作有條件跟隨經濟增長而調升,繼續維持推行各項所謂「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的惠民措施。然而在居民眼中,只是一些「小恩小惠」,經濟增長逾15年以來,居民一直無法分享經濟發展成果,達到「均富」,目前還停留在檢討清潔和保安行業的最低工資金額,而不是全面推行最低工資,談何「均富」?

  說到底,居民需要的不是現金分享計劃,而是上樓(無論公屋或私樓)有期,需要有一個安樂窩。崔世安指出本澳在公屋建設有一定的土地資源和財政資源,目前是積極籌劃公屋的最佳時候,但我們看不到何謂「最佳時候」,土地資源落在新城填海A區,還有「海一居」土地的置換房,不見有其他土地,加上只見當局堅持「社屋為主,經屋為輔」的政策原則下,還說特區政府會切實為有需要的居民解決居住問題。

  誠然,以社屋來解決居民的居住問題,惟目前第25/2009號行政法規《社會房屋的分配、租賃及管理》之相關規定,一人的每月收入上限為11,470元,二人的每月收入上限為17,360元,4人的每月收入上限為25,680元,這樣換算下來,以一對夫婦不養育子女,月薪只有8000多元,即時薪為40元,只是貼近現實上的最低工資,僅以糊口,倘若有兩名子女,月薪可以有1.2萬多元,但2萬多元的收入要養起2名子女,亦捉襟見肘。

  社會一直呼籲調升社屋每月收入上限,讓青年能夠先租後買,有了一個穩定居所,再來思考事業或創業,至少能讓他們感到「心都定啲」,待他們在社會上有了一定的事業,其後的「後買」私樓,就變得較為容易。故此,在協助青年置業,不是只有放寬貸款比例,「夾硬」捧他們上車一途,特區政府何否廣開其他可行的協助青年置業之法?過去,特區政府曾提到「新婚夫婦住屋樓」,後來又說爭奪社經屋資源,倘若任何新的房屋政策均說會爭奪社經屋資源,政策只會踟躕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