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打風天口岸交通要有以人為本服務

457

  今年首個影響本澳的颱風「韋帕」上周掠過,氣象局於7月31日下午2時懸掛8號風球,至翌日凌晨1時30分改掛3號風球,8號風球高懸11個半小時,於日間城市運作期間威脅本澳,儘管風力不算強勁,而市面在防禦颱風方面可算平靜,所遭受破壞力不大,可是,正因風力不大而市面平靜,當3條跨海大橋封橋、港澳渡輪停航,可國際機場和港珠澳大橋繼續營運,且大橋澳門口岸和關閘口岸維持通關,致使澳門再度出現入境旅客逼爆口岸等候公共交通服務亂象,令社會廣泛關注打風天通關服務和交通服務安排。

  港珠澳大橋去年通車以來,迎來本澳、香港首個8號風球,可是,一橋通3地出現協調問題,當大橋不封橋,「金巴」照常營運,將旅客帶來澳門,卻遇上本澳公交服務停運,旅客入境滯留大橋口岸以外不知所措,儘管交通局安排特班巴士接載關閘口岸、大橋口岸旅客到亞馬喇前地,然而,這種亂象再次勾起社會關切打風天公共交通服務問題,行政當局不能僅以「老皇曆」8號風球下為照顧安全而停運公交,入境旅客變相成為「人球」在口岸外遭受活折騰,有損本澳國際旅遊城市形象。

  事後,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保安司司長黃少澤分別表態,希望社會給予時間,讓港珠澳大橋管理部門和「金巴」營運商協調;而面對口岸不關、交通停頓問題,需要特區政府協調機制跨司解決,並探討在法律層面修法的可行性。

  我們看到交通局特事特辦,直面大橋口岸因打風出現情況安排特班巴士,是以人為本施政的體現。正因如此,才教人希冀,當遇上打風天,澳門特區以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為發展定位,旅遊、口岸、公共交通各個環節,共通點都是為「人」提供服務,怎樣打破本澳法律制度、地理、硬件等制約,形成有效的聯動配合,在打風天將「危險」與「人性服務」有效協調,並非各部門採用「老皇曆」辦事做好自己便能與時俱進。何況,今天澳門特區對外交往,跨境海陸空交通,是跨域式立體運作。正如,今次8號風球下,國際機場維持有限度航班起飛,可8號波卻掛上11個半小時,居民和旅客怎樣在「安全」情況下往返機場?而港珠澳大橋更是3地協作的跨境基建,大橋不封橋下,理應有公共交通服務出入境旅客,不能僅僅著眼於既有的「停運制度」;交通局打破常規安排特班巴士服務,正是一種協調、平衡做法。

  固然,在颱風高懸下,是難以抗禦的極端惡劣天氣,每次打颱風所遭遇的情況都不盡相同,才需要有民防行動架構在危急時運作,協調各部門集中力量應對風險,確保人命安全。而總結社會歷來對打風天期間口岸、公共交通如何配合,都提出加強訊息發布,尤以在「關口」之前須讓旅客掌握本澳打風時社會會「停擺」的訊息,以供選擇是否過關,還是留在當地避風?而本澳公共交通服務,是否可以在「不惡劣」情況下有限度運作,在市區與口岸之間運送旅客?

  甚至,本澳已具備經驗,在港澳客運碼頭闢出臨時服務區,供滯留旅客歇息,提供相應的飲食支援,等待颱風過後繼續行程。這種以人為本安排避風服務、設施,是否也可以在本澳各個口岸設立,避免旅客捱風抵雨在露天地方白等公交不知所措?

  港珠澳大橋在「韋帕」吹襲下不封橋,為澳門帶來新情況,颱風襲澳整體社會如何運作,尢以跨境聯繫維持運作,給予特區政府、各部門、社會各界既是新的,也是陳年老話題,我們再不能當「鴕鳥」視而不見,又或重複以「安全」為由推搪塞責。始終,「服務」才是首務,才是澳門特區生存發展的必由之途。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這兩個定位,就是「服務」,當澳門特區參建粵港澳大灣區,助力「一帶一路」倡議,也為我們指引「服務」的議題會不斷湧現我們面前。

  「韋帕」帶出的新問題,更是跨區、跨部門協調做好服務的警號,不容特區懈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