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慎思長效機制下應推普惠抑精準扶助

637

  新春假期過去,因應疫情,內地推動「原地度歲」,一如預料,內地春節黃金周訪澳旅客量較去年疫情嚴峻時期遜色,據旅遊局資料顯示,2月11日至17日黃金周檔期入境旅客量僅得26萬人次,日均值與去年同比下跌65%,五星、四星酒店入住率約為50%,從這些數字觀之,可見疫情對本澳經濟結構向旅遊博彩業單一傾斜的制約未能鬆綁,社會依然有感這個新春黃金檔期難以刺激經濟復甦,僅能依靠澳門居民消費推動內需,因而,旅遊博彩和周邊行業處於嚴冬,不知何時得以回暖「解凍」。

  新春期間,行政長官賀一誠在主要官員等陪同下視察前線部門、社服機構,又落區體察民情,了解營商環境,在社會上引發一定正面反響。在疫情持續困擾下,儘管不同行業、不同工種面對的打擊有別,可是,在「大圍」環境未見曙光,尤以「龍頭產業」承受「賭客」銳降致去年博彩毛收入大跌近八成,今年1月份賭收80億,亦較去年同月下跌63%,這種「反彈」乏力的煎熬,對博彩企業和僱員、高端零售服務業都是「內出血」的「致命傷」,以至因而引起社會憂慮澳門會面臨結業潮,就業環境轉差,從而居民消費必然審慎,以期度過經濟嚴冬,在連鎖反應下,推動內需只能在大家「手緊」下而興嘆。

  為此,社會早在新春之前倡議政府再推經濟援助措施,又或以「利是」形式普及「派錢」以助市民有信心「鬆手」消費,推動中小微企受惠,促成內需的乘數效應。可是,新春已過,政府似乎仍持「觀望態度」,在具備預案的同時,給人感覺要「看準時機」出招,為此,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陪同行政長官落區時,只說「明白大家在這段時間辛苦,希望一同努力」,「打氣」有餘,「實惠」不足。而特首落區實地視察民情後,能否在親歷社會希望政府出招紓緩困境的民意中,調整施政措施,提供社會「及時雨」?

  我們看到,除了社會團體有聲音希冀政府推出第三輪抗疫經濟援助措施,早前亦有立法議員向立法會提出辯論動議,以期在議會內集思廣益匯聚立法議員意見,供政府更好審視實況,思考怎樣才能「在地」應對目前的經濟困局。是否在疫苗開放全民注射後,形成防疫屏障、牢築安全城市,具備條件向中央申請開放出境團體遊,也促使自由行客放心來澳,扭轉目下困局?抑或,行政當局仍需要仔細研議「扶助措施」是普惠形式「全民分享」,或是具針對性地精準扶助真正陷入困境群眾,避免抗疫援助「普惠」措施反變成持久機制?

  那麼,我們不難看出,要是立法會通過動議,辯論政府應否推出第三輪抗疫經濟援助措施,針對的議題離不開是「普惠」全民攤派,還是具針對性精準將有限的公共資源投放到有需要的「用家」群體?何況,當前澳門特區環境與去年同期疫情最嚴峻時期,可以說是兩種不同的營商、就業狀況,社會氛圍和運作其實早已回復疫情前般,只是,因應「外防輸入,內防反彈」,要做好抗疫「最後1公里」,不得不謹慎應對防疫,且部分市民在「吊鹽水」下審慎消費,未能共同明顯刺激起消費內需。

  可是,新春假期市面消費、餐飲和高端零售,以至內地自由行客來澳,仍一定程度支撐起內需和高端酒店有50%入住率,這似乎更堅定了政府「睇定啲」的觀望經濟數據和社會氛圍意念,未能一如民意「及時」推出第三輪經援措施。

  為此,我們也注意到,過去特區政府強調建設5個「長效機制」,其中「社會保障長效機制」以「多點支撐,多重覆蓋」模式扶助基層居民,尤以3類弱勢家庭,藉以確保「短板」一群生活免陷「絕境」。那麼,當家團遇上經濟、突發事故或自然災害「跌入」困難狀況,在具備社會保障長效機制支援下,目下,面對疫情持續衝擊,經濟復甦不明朗,設若需要推出經援措施,是普惠式全民享有刺激消費推動內需,還是具針對性地支援社保長效機制中仍陷生活困難的一群?

  也許,經社會各界、社團和立法會議員全面探討思考以上問題,集思廣益,澳門特區可以更清晰當下我們處身的「大圍」環境,在「長效機制」下凝聚社會共識,是「普惠」還是「精準」投放經援資源,取得平衡推動內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