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受賄放行出入境易引來罪犯後果嚴重

680

  兩名治安警出入境管制廳警員涉嫌受賄,協助他人偽造出入境記錄經口岸進出本澳。同類事件並非首次,2017年5月,司警拘捕3名分別隸屬警務廳及出入境事務廳的首席警員,涉嫌受賄協助活躍賭場人士出入境。

  一般警員竟可以藉職務安排本應無法正常出入境人士過關,治安警表示會秉公追究兩名害群之馬的紀律責任,又會全面檢討各環節流程,完善監管機制,防止再有同類事件發生。此番說話顯得「馬後炮」,在出事後才自圓其說,究竟各環節流程出了甚麼問題?故當局有必要檢討現有出入境手續的機制,認真堵塞一直存在的漏洞。

  由於博彩行業輻射面廣泛,又牽引龐大利益,一些涉及博彩周邊利益的各地人士,由於無法長期逗留本澳,因而透過中介人行賄警員以助通關,從今次案件看,是否已形成「市場機制」,社會高度重視,更應是警方檢討重點。

  從另一側面,行政當局每捉拿到偷渡客,大部分都聲稱來澳門是為了賭博,那是否掩蓋真正目的之說詞?根本上大部分人花上萬元偷渡來澳,是為了從事不法活動,又或是在博彩周邊利益中有更大「回報」,才甘願大花金錢以至冒性命風險也要來澳?因為利益龐大,計算下來「除笨有精」。如只是為了來澳門賭兩手,以至從事沓碼、非法兌換等勾當,還算是「小嘍囉」;倘若來澳策劃犯罪,如兇殺、搶劫、高利貸禁錮等,那麼因有警員收受利益致使關檢變成「無掩雞籠」,勢必嚴重影響澳門治安環境,後果堪虞!

  近月,路氹城和澳門區發生多宗涉及博彩周邊利益的罪案,惹來社會批評治安環境變差,涉案者都是內地人。誠然,今次行賄的內地人持商務簽注來澳,經常逾期逗留,那麼警方便得查核,他們如何獲批商務簽注,經甚麼渠道、甚麼公司替他們申請,同類型的商務簽注又是否存在申請的灰色地帶,這些都要一併查證,甚至要通報內地,攜手堵塞漏洞。

  此外,保安司一直強調的「警鐘長鳴」,會否出現「彈性疲乏」,阻嚇作用大減?例如紀律部隊人員醉駕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發生,涉案警員應屬長俸制,也間接顯示長俸制未必有效遏止警員違紀違法和受賄。

  在司警公布案情當日,保安司司長辦公室的「警鐘長鳴」專欄,當中的「正在跟進中之個案」中,也未看到相關個案,可見所謂的警鐘長鳴,嚴格執行紀律部隊人員紀律,對違法行為絕不姑息云云,竟一直出現警員知法犯法,甚至利用職權犯罪,過後官員都說會雷厲風行處理,說好重新檢視機制,但又未見公布堵塞哪些漏洞,使機制固若金湯,以今次類型案件為例,兩年過去,社會質疑,到底是哪一環節出現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