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公屋擠牙膏新城建天價樓

337

  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表示,未來4年,即至2024年,希望新城A區可啟動餘下的2.3萬間公屋建設,需要大約5年時間,1年時間招標和簽合同等工作,建設包括有公共設施、社會設施和道路建設。住宅分布在人工島北區、中北區、中南區和南區,以2.4萬個經屋住宅單位為主,約4000個社屋單位則布局在北區中央綠廊及輕軌站點周邊。

  如果說要約5年才做好新城公屋建設工作,為甚麼3000個新城經屋單位可以預售樓花,再在2021年可以揀樓,反而餘下的兩萬多個公屋單位,不能預售樓花,讓居民看到上樓希望?

  可見政府以擠牙膏方式出售經屋,結果每次分派都一定是核心家團排在較前位置,早前的經屋抽籤,就是4000多組核心家團已經佔滿3000多個名額,在僧多粥少下,又惹來民怨,問題從來不是經屋的分配方式,根源是政府不願一次性推出大量經屋,讓居民看得到「最後一里路」,只要上樓有期,樓價自然壓下來。

  目前,政府已經把經屋社屋化,以利息作為租金,把一筆錢存給政府,長期所得的利息用作交租,再加上該樓價經過數十年後的現金貶值,政府「立於不敗之地」,苦了的是居民。當經屋成為雞肋,政府還要等至2024年,而不是一次過推出樓花,用意彰彰明甚,看得出來政府無意遏制樓價,加上再推出「升級版經屋」的夾心階層房屋「假諮詢」,教人無奈。

  另一方面,政府提到約4000私樓單位則分布在新城填海A區的中南區和南區,退一步而言,這會是用來建造夾心階層房屋嗎?倘若不是,這些私樓單位以賣地方式推出,回顧2004年,筷子基北灣與南灣之間D、E地段兩幅住宅用地公開拍賣,是澳門政府自回歸後第二次賣地,兩幅地皮最終分別以5.5億元及8.6億元成交,較底價分別高出10倍及約9倍,當時社會預料兩幅地皮建成後平均呎價逾4700元,但最後以8000元出售樓花,現樓炒至萬元一呎,一拖16年始可入住,嚴重浪費土地資源,但對發展商而言,怎麼計算都「除笨有精」。

  對此,A區這塊私樓土地,怎樣規劃,怎樣拍賣,以至規定在甚麼時間內要建成樓宇,當局一定要盡快向社會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