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之言)以人為本關顧用家構建數字澳門

870

  澳門特區社會治理、管理模式,在「以人為本」主軸引領下,迎上了時代革新要求,在科技創新上,賦予特區政府、社會各界全新理念─數字化。不妨觀照今天澳門日常運作模式,在「智慧城市」建設上提出13個重點發展計劃,藉以人為本促進城市的可持續發展。相信,正是基於「數字化」形成「智慧城市」的要求,澳門特區有感於要以科技創新、數字化驅動社會發展,從社會治理體系,構建「數字澳門」,才能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如果說,社會對這一理念的「依循」取得共識,亦啟動了官民各領域相應的建設,促使澳門快馬加鞭構建「智慧城市」,那麼,我們便不得不直面1個核心問題,智慧城市、數字社會針對的「用家」,怎樣能夠推動普羅市民都能從工作、生活「用得上」數字社會發展的技術,推動人生發展,箇中,是很關鍵的「瓶頸」,否則,大部分人掉入「科技鴻溝」的話,最「先進」的智慧城市、數字社會,只能變成另一種「階級落差」,制約整體社會發展。

  所以有上述顧慮,概因早前特區政府推出「電子消費優惠計劃」遭到社會很大迴響,行政長官賀一誠隨後公布暫緩相關計劃並承諾作出優化,隨後,針對社會提出來的如「普惠」、「長者不懂使用」等議題,政府發布消息指,其中一個優化方案,包括:一、全民覆蓋享用;二、簡化操作流程;三、提供啟動資金,從而確保居民有足夠資源、可選擇實體卡或電子支付模式受惠於電子消費優惠計劃,共同推動內需,帶動內循環扣上旅客來澳回暖的內外循環共同發展,促成本澳經濟復甦。從中可見,居民,尤其長者、殘疾等弱勢群體怎樣切入數字化社會、數字化生活,已然擺在澳門社會治理,社會運作層面,不容掉以輕心。

  據澳門人口預測(2016─2036)指,澳門人口老化速度加快,預計至2026年,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佔16%,達到聯合國14%屬老齡社會的標準。當然,按世衛公布的「新老年人標準」,45─59歲稱中年人,60─74歲屬年輕的老年人,75─89歲才是老年人,90歲以上是長壽的老年人,那麼,放在這個年齡階梯來看待澳門社會老齡化問題,可以提供我們一些階梯指標,乃至,按本澳教育程度、工作類型、社會服務、醫療服務、科技化發展和資訊社會水平,為我們在針對「老人」使用電子科技融入電子時代、電子化社會,在電子生活會怎樣遇上「科技鴻溝」,制訂相適應政策措施,消除箇中差距。

  我們看到,有青年團體舉辦活動,協助長者使用電子科技平台和軟件;而在電子消費優惠計劃公布後,有社團向政府反映意見,推動移動支付平台到社團為居民辦理實名登記;當局亦透露會透過社工局教導長者使用移動支付⋯⋯為此,可以認為,政府、社會關注長者怎樣切入移動裝置,更好利用資訊、網絡科技來理財、生活。相信,只要有效針對不同年齡層、水平的長者,乃至弱勢群體提供可選擇途徑,又或最終少部分人都難以「融入」這個新時代,還可以在「長者通道」提供人手協助,那麼,澳門特區在未來發展進程中,必能打破「科技鴻溝」,在智慧城市建設中,緊扣以人為本精神,普及電子化社會、電子化生活,將「用家」放在首要位置,澳門特區才能緊跟國家「十四五」規劃「構建數字中國」。「數字澳門」距離我們再不遙遠,為此,只有緊扣發展脈絡,以人為本,照顧好「用家需要」,才能在地推動澳門智慧城市各項目標構建,融入國家發展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