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選址貯存危險品修法並行防事故

610

  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港口日前發生的嚴重爆炸,造成100多人死亡、4000多人受傷。事故起因是存放在倉庫達6年的硝酸銨發生爆炸,形成衝擊力極強的爆炸混合物。對此,多數國家都對這種危險品制訂標準,在生產、貯運和使用中必須嚴格遵守安全規定。澳門在輕工業生產、商業活動和日常生活中都會經常使用不同種類的危險品,目前被分散貯存於不同的工業場所或建築地盤內,工業大廈的興建用途並不包括貯存化學危險品,相關的建築安全設計和防火滅火條件都有欠針對性,加上進口商一般會把化學危險品混雜貯存在同一場所內,大部分工業大廈又與民居毗鄰,我們擔心倘若不慎發生意外事故,後果不堪設想。

  回想2015年天津港危險化學品倉庫爆炸事故,當年在澳門也引起一股關注熱潮,其後特區政府針對危險品管理推出短、中、長期計劃,在2018年開展建設臨時危險品貯存倉,由於選址問題,相關區域的居民有不同意見,「交波」工務部門開展環評工作對安全風險進行評估,最終不了了之。

  今年4月底,保安司司長黃少澤曾指出,年初,在政務會議上行政長官決定建造永久貯存倉,青洲臨時燃料中途倉搬遷已見到「太陽」,當局會盡快推進建設危險品永久貯存倉,且肯定不是用路環的兩塊土地。我們估計,或會選址新城填海區,惟在哪一新區,有待政府公布,只是,該土地周遭一定不能興建社會設施,否則只是把問題搬到另一個地方,屆時居民同樣有相關疑慮。

  目前,僅有消防局建立危險品資料庫,其他短中長期計劃也未見眉目,顯見政府未能急民所急。參考香港,當地有《危險品條例》,規範危險品牌照的申請、運送和貯存,並監管設有持牌危險品倉庫的工業大廈。反觀本澳,沒有統一法律制度,對危險品統一監管的立法工作具逼切性,可惜政府立法進度緩慢,畢竟立法工作又是跨行政法務、保安和運輸工務以至經濟財政範疇,要4司跨部門攜手協作做好立法,並非易事,目前所謂已成立的統籌工作小組到底做了甚麼工作?有甚麼工作進度?社會不得而知,政府應加強施政進度的透明。

  對此,政府要盡快完善化學危險品的監管機制,釐清各政府部門權責與分工,明確個人和企業的責任,使貯存、運送、使用和監管工作皆有法可依,亦有專責部門統一監管,不致釀成慘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