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辦居民文化遊提振內需

248

  隨著娛樂場重開、政府部門、銀行有限度恢復運作,僅是近10萬名學生未復課,學校安排學生在家自習,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及持續教育機構也受到波及,叫苦連天。但,市面人流車流明顯增加,當局推出不少掘路工程,遇上車流較多的繁忙時間,還是會出現短時間擠塞。另一邊廂,特區政府持續呼籲少出門,但總不能手停口停,不工作也得外出購物,惟澳門只是彈丸之地,一半居民出門也是20、30萬人,故怎樣控制人流才最重要。回顧2018年,日本和台灣地區麻疹爆發時,本澳衛生局採取了追蹤措施,成功避免麻疹疫情擴散到本地。有了該次經驗,今次新冠肺炎較麻疹更是來勢洶洶,澳門要阻擋疫情,需花上更大人力物力。

  本澳還算守住疫情防線,但韓國和日本,以至意大利的確診病例急促上升,在全球化大環境下,澳門不能獨善其身,而日韓的入境旅客佔了一部分比例,且他們大多是喜愛澳門文化的旅客,我們擔心疫情不是一時三刻能平伏過來,會令澳門損失這部分重要的入境旅客。澳門難以單依靠內需支撐現有經濟體,就算22億元的消費券,也只是短期有效,長遠還是要適度透過旅客支持經濟。

  內地自由行暫停,多個國家和地區多實施出入境限制,遊客銳減,連帶手信、零售和飲食業亦受到影響,雖然特區政府早早部署推出電子消費券,以及中小企貸款免息貼息等計劃,但批評之聲不斷,一指厚利某電子支付平台,一指批出的貸款無助解決問題。

  雖然娛樂場重新開放,但電影院、酒吧、卡啦OK等娛樂場所,依然維持禁止營業,連帶娛樂場的周邊店舖也受影響,人氣大不如前。然而,人們生活還得有社交,也得到戶外紓展身心「透透氣」,導致假日離島竟然出現塞車,某些人氣飲食場所更是擠得水泄不通,可見居民也得要有地方鑽。回想2003年沙士疫情後,特區政府以宣傳「澳門歷史城區」申請世遺,舉辦了大型的導賞活動,亦有舉辦一些路氹古蹟遊,凡參加者除可以體驗澳門的歷史文化外,結束後可以吃個午餐或下午茶,算是扶助中小企。今次可否在新冠肺炎疫情過後,倣傚當年,舉辦居民舊區、文化遊,激活社區經濟,保住行業生機,提振內需,順便推動分流旅客和挖掘如何同步提升旅遊承載力,固本培元,等待外圍大環境復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