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輕軌無法回本大白象膨脹下去

251

  輕軌已經通車數日,吸引大量嘗鮮的居民和旅客使用,也是意料中事,惟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預料每日兩萬人次搭乘輕軌,已經鐵定做不到收支平衡,加上輕軌走線大多途經博彩娛樂區,未能真正便利氹仔居民。

  以2萬人都付10元的最高車資計算,1年的車票收入7000多萬元,而車站沒有預留商舖位置,勉強設置一些廣告位置還是可以的,但就算有1億元年收入,也無法抵銷1年營運2億元的開支,還未計通脹,社會有感這頭「大白象」會成為特區的沉重負擔。

  倘若不計效益,又會否減輕道路的交通壓力?而與輕軌重複的巴士路線,又會否刪減?這都有待輕軌營運數個月後再作觀察。然而,至少做到有巴士連結海洋站的快速路線,也有其必要,而MT2是比較有條件再縮短成接駁的快速路線,關鍵是轉乘是否便捷和有否優惠。

  談到氹仔海洋站,該站接駁至媽閣段會在2023年前完工,但預算花費是45億元,「過一過橋」再加個樞紐的建造費,已經是氹仔段的近半費用,當中還未包括可能追加的預算,這頭「大白象」只會一直膨脹下去。另一邊廂,這個完成年份,也意味羅立文司長能否在第二任期內完成相關工作,亦考驗他的工作魄力。

  再長遠一點,就是輕軌東線、石排灣線和延伸至橫琴口岸的支線,都是羅立文說要先做好的路線,相信又是一筆龐大開支,甚至乎沒有官員願意提及澳門輕軌段何時動工,動工不知何年何月,完全竣工更是天曉得了。港珠澳大橋線和新城A區線,同樣沒有人敢提及。

  審計報告曾經批評,特區政府至今仍無法明確計算輕軌整體工程造價,且傾向以「邊做邊改」、「判給後才公布造價」的方式,製造「從來無講過輕軌用幾錢」、「沒有超支」的表面現象,長期逃避交代整體計劃的詳情,結果令輕軌工程脫離成本管控的合理範圍,居民看著預算不斷攀升,上千億元才完成所有路線不是天方夜譚。

  故此,盡快為所有輕軌工程拍板,動工有期,落成有期才是重中之重。除了控制成本,工程的分判亦存有問題,氹仔段曾經有外地承建商說無法接受本地的工程分判再分判的做法,導致離場決心不再來澳門承接工程。我們大膽建議,還是由全民來一次投票,決定輕軌澳門段的去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