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貪瀆案不絕強化行政程序堵漏洞

172

  廉政公署偵破1宗涉及澳門大學工程的貪污及偽造文件案。誠然,這類案件並不是甚麼「新奇事」,從2007年被揭發的「歐文龍貪污案」,到2016年的「何超明案」,再到2020年的「張祖榮案」都是轟動一時的涉貪案。廉政公署曾在2016公布的《2015澳門廉政公署工作報告》向政府「發炮」,直指所偵查的刑事案件仍以涉及公務員犯罪為主,又以公務人員與商人勾結,在公共部門的工程、採購、服務外判等項目中合謀貪污的「官商勾結」情況較為嚴重,要求特區政府及各公共部門重視。

  數年過後,廉署揭發該宗案件,令人覺得這種涉及工程的採購問題仍然存在,足見澳門先後立法《預防及遏止私營部門賄賂》(第19/2009號法律)、《財產申報》(第11/2003號法律)等法律,也難起阻嚇作用。

  法律存在,但廉署查之不盡,而政府的工程與日俱增,1宗較1宗昂貴,輕軌橫琴線項目土建工程總投資約35億澳門元,輕軌媽閣站使用45億元,甚至輕軌石排灣線主體工程重新公開開標,但換來價差不到1億元,拖延了施工時間1年,總的下來,就算是正常的行政程序,過程也無涉及貪瀆,但高昂的政府工程費用,社會觀感就有疑慮,只是無憑無據也無可奈何。然而,當局無視社會疑問,只見新冠肺炎疫情下,工程遍地開花,費用亦節節攀升。

  社會一直促請當局改善公共工程批給的程序,就算立法會設立土地及公共批給事務跟進委員會,但只是「過問」的形式存在,對行政部門的決策並無約束力。由於批給程序中存有很多漏洞,包括今次澳門大學的案情,嫌疑人在建造住宿式書院的整個判給過程中,實際參與了立項建議、招標及評標等工作。既然是立項負責人,又可以參與評標工作,其上級為何沒有發現可以1人兼兩職而不用避嫌?至少立項者不得評標,應是行政程序的基本要求。

  對此,當局有責任完善公共工程和公共服務批給的相關法律制度,既然第5/2021號法律《修改十二月十五日第122/84/M號法令〈有關工程、取得財貨及服務的開支制度〉》已經生效,那麼又是否代表修法就可以堵塞貪瀆問題?答案是否定的,只是制度可以完善,監察工作可以做得更好,才可以防止有人有機可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