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設民防機制應對暴雨洪災

229

  本月16日以來,河南省遭遇強降雨,鄭州市遭受有紀錄以來史上最強暴雨襲擊,全市一度進入防汛I級應急響應,全省300多萬人受災,至昨日增至33人死亡,8人失蹤,直接經濟損失超過12億元人民幣。面對河南險情災情,7省馳援搶險救災,全國各地捐資贈物,助受災同胞安置善後,重建家園。澳門特區亦發揮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精神,多家本地博企公布,通過澳門中聯辦捐款支援河南省和鄭州的抗洪救災工作。

  今次河南省的災情,再一次反映極端天氣對城市的損害。內地氣象局也解釋了成因,是由於1000公里外的颱風「煙花」與副熱帶高壓氣流引導,大量水氣在河南集結成雨。巧合的是「煙花」一名由澳門提供,而澳門每年同樣也會受颱風影響,不能獨善其身,或有機會面臨同樣狀況,故應對極端天氣尤其是雨災顯得十分重要。

  澳門經歷2017年「天鴿」風災,對抗颱風的意識大大提升,包括低窪地區要注意風暴潮狀況,設立避險中心,疏散救援機制,以至應對停水停電的應急預案等。只是,倘若黑色暴雨警告持續或雨量集中於某短時段,以至連續降雨量過多時引發災害,但又不是屬颱風吹襲本澳,民防行動中心是否能具備一如應對河南災情的機制和能力?根據第31/2020號行政法規民防法律制度施行細則,當局有突發公共事件內部或功能性應急計劃,然而,6月1日,一場黑色暴雨引起本澳多處地區水浸,本澳錄得近400毫米雨量,打破69年來最高紀錄,亞馬喇前地地下行車道和停車場更嚴重水浸,停車場出口的擋水閘更不能阻擋洪水湧入,當時停車場管理公司僅以3次「報警」方式尋找協助,但也無助解決問題。

  其後,6月28日更發出今年和當月第二個黑色暴雨警告信號,6月1日和6月28日的暴雨令本澳多區均出現不同程度水浸,但,我們未見當局有應急機制啟動,那到底要達到甚麼標準才啟動這個機制,社會不得而知。

  總括而言,6月多次暴雨,都只是由氣象局發出黑色暴雨信號,其他政府部門再各師各法,沒有協調,也沒有解決市民的疑慮。每逢暴雨,只見市政署單打獨鬥,但僅流於戒備及駐守部分泵站,又或小組人員持續在全澳各區巡查和疏通渠道,其實還得其他政府部門配合,如關閉地下停車場、警員封路避免車輛駛入嚴重水浸道路,加強資訊發布等,發揮協同效應。現在只見各有各做,工作鬆散,幸6月初的黑色暴雨未有造成人命傷亡。

  全球氣候出現重大變化只會更頻繁,多雨多旱的極端情況只會更多,河南今次災情,值得澳門借鑑,當局應制訂應變方案,如民防行動中心在甚麼狀況下要啟動應急機制,否則一旦遇上河南省同類超強暴雨侵襲時便無力應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