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社屋需求有數據利恆常申請

510

  特區政府公布,2017期社屋共接獲9621份申請,當中六成半,即6301份符合申請資格,被除名的3225份主要涉及超出入息及資產上限,或已擁有物業等。這個數字,是否把目前居住在社屋的住戶,再加上這6000多申請者,就是澳門社屋的總量?當然,可能有人說未來會有新的申請者,但不要忘記也會有過世者或收入增加的人士,故此,我們認為當局強調科學施政,能否有一個社屋需求的數字,讓數字攤出未來10年的總社屋單位需要數量,再規劃社屋興建數量,而不是一味說「社屋為主,經屋為輔」,到底社屋於公屋數量內的所佔比例多少,當局有否「一個底」?要有條件做到社屋申請恆常化的話,就一定要有需求的數據。

  過去,政府一直強調48,000個公屋單位中經屋佔34,000個,社屋佔14,000個,好了,以萬九公屋和後萬九公屋來計,近5萬個公屋單位本身已計算包括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興建、可在私人市場流轉的經屋,如果說經屋佔了較多的數量,未必合理,再者2013年公屋申請數據顯示,社屋申請僅有6000個,但經屋申請足足有42,000個,為社屋申請的7倍,明顯需求較高;然而,政府的立場竟然是公共房屋政策原則不是數量又或需求問題,而是優先問題,明顯在土地資源緊張下,只能優先照顧社屋申請者需要。

  我們明白政府有責任解決市民居住需求,沒有義務幫助市民置業,但目前社屋申請門檻脫離現實,除非居民從事一些技術較低的工種,否則只能符合申請經屋資格。當局必須檢討社屋的定位和准入條件,將有居住需要的居民納入服務對象。

  當然,也有人提出租住單位可以住在價格較實際的單位,惟租金是長期性的支出且會攀升,人的一生不能永遠具有工作能力,倘若失去工作能力,變成符合申請社屋的資格,但居民不信屆時政府能立即提供社屋,望廈社屋二期項目因為政府出錯而停建就是好例子,居民出現不信任的心態,且擔憂安居前景,所以才出現置業心理。

  既然政府社屋有一個總控制數量的話,應集中全力興建更多經屋,並定期開放申請,設排序及輪候機制,毋需市民重新申請,既節省公共部門行政資源和工作量,市民可以上樓有期,採取在私人市場租住的方式「暫居」,才是負責任政府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