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社屋為主仍相形見絀難滿足需求

622

  房屋局公布2017年社屋申請確定輪候名單,共接獲9621份申請,當中六成六,即6348份被接納,當局只宣稱預計年中開始按序安排合資格家團租住,惟未有透露可安排的單位為多少。根據房屋局在2月8日更新的資料顯示,可使用社屋單位1526個,維修單位695個,即有2221個單位,再加台山中街510個,望廈社屋第二期768個,以及發電廠原用地約1590個,總數是5089個單位,即缺乏1300多個單位。

  況且當中望廈社屋第二期重新動工無期,因為涉及的工程需要重新招標,可謂一波三折,而台山中街和發電廠原用地單位何時落成,當局又未有承諾,故這3000多個單位還是空中樓閣,要麼就是政府利用租金補貼來「止痛」,以公帑承托私人租務市場,此政策一直備受批評。

  情況亦反映市民的住屋需求熾熱,由於無法承擔購買私人樓宇的金額,甚至也無法負擔私人租務市場的租金,但公屋供應與市民需求有一定差距,政府可以做的是加快興建公屋進度,但短中期的社屋單位都無法滿足需求,當局更難引入恆常申請,故政府連構建這個最基本的社屋保護網能力也沒有。

  然而,政府一直引以自豪的是《公共房屋需求研究最終報告》估計,隨著新城A區、氹仔偉龍馬路等大型公屋項目陸續發展,中長期公共房屋潛在供應約5萬個,應足夠滿足居民對公共房屋的需求,甚至可能較潛在需求多出1.3萬個單位,且上述報告估算尚未包括社屋租戶解除合同後退回的年均約400個單位。

  即是說,假設我們在文首提到的3個社屋項目能夠在3年內完成,加上年均有400個單位退場的數字來看,3年內把6348份申請表「清隊」是有可能的,惟問題在於3年後可能又有新的需求,在高樓價環境,政府這樣「輪迴性」救火也不是善法。當局一直強調要貫徹「社屋為主、經屋為輔」的政策,惟一直未有澳門要建造多少社屋就可以「封頂」的底數,假設年均有400個社屋戶退場,1年的需求量高於這400個,到底原因為何?當局不妨調查是人口增長,抑或原有社屋住戶「世襲」下以致無法釋出?當局都得研究出一個20、30年社屋需求量的光譜出來。

  既然立法會主席賀一誠以議會成員身分認為,未來新一屆政府要處理好民生問題,顯見民生問題是特區政府當前急需解決的,居住問題更是民生問題首位,故現屆或來屆政府,均須責無旁貸妥善理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