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澳琴深度合作聯通拓展國際休閒旅遊

388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下稱「規劃綱要)」出台,這份令人翹首以盼的規劃綱要,可以說是澳門特區聯手粵港今後一段長時期的區域合作發展藍圖,作為國家級戰略,內涵豐富,惟是,更重要的還在於踐行。因為,更美好的發展藍圖倘欠缺執行,莫不流於空中樓閣,難以推動區域深度融合發展、造福民生。

  固然,從2017年的《深化粵港澳合作推進大灣區建設框架協議》,引領人們直面大灣區未來的構建,早已對這個國家戰略有了一份「腹稿」,未來3地如何發展合作,3地的定位功能以至要取得的階段目標,都有了一個大概印象。故此,如今中央公布「規劃綱要」,成為國家整體部署和各地區各部門依循落實執行的綱領文件,更是粵港澳3地,以至希冀所輻射的泛珠三角、「一帶一路」等助力發展,令到3地具備國家的祝福和期望,成為新時代全面開放新格局的新嘗試,推動「一國兩制」事業發展的新實踐。

  從這個意義上看,「規劃綱要」設定的指導思想,是將「9+2」建設成富有活力和國際競爭力的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打造高質量發展的典範。為此,澳門特區怎樣深入理解箇中要義,踐行各項政策措施,便至關重要。尤以澳門是彈丸之地,怎樣有效從本身定位「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聯同大灣區其他城市實現「一加一加一大於三」的戰略,緊跟區域發展和國家發展步伐,顯然,今天我們面對這個國家戰略藍圖,不容議而不決、決而不行,更不能「葉公好龍」,當「規劃綱要」出台便「嚇倒」了我們而不知所措。只有深刻理解大灣區發展的階段目標,所要成就的合作成果,才能為我們從踐行中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找到各種破解困局的出路。

  「規劃綱要」闡明發展合作要求,推動內地與港澳深度合作,形成示範區;同時,構建宜居宜業宜遊優質生活圈,為此,在「一國兩制」新實踐下,怎樣激發澳門特區活力、優勢,打破制度、法制法律和關稅區等差異的障礙,達成高度流動流通的「一體化」而釋放活力,激發生機,是今後澳門特區政府、社會各界需要嘗試從更高的全局意識中,創新制度、創建優勢等重大挑戰。惟有如此,才能夠在體制的框框障礙中,形成互聯互通的高速高效流動機制。

  一如,澳門特區以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為本澳經濟定位,也是在大灣區合作發展確立的澳門定位,只是,面對澳門關乎旅遊博彩業提質發展,推動非博彩元素,體現休閒等形成經濟適度多元格局,到底參與大灣區合作發展怎樣才能締造「高質量發展」,且能與灣區城市互補合作共贏,加強流動性?其中,「規劃綱要」便描繪了澳門與橫琴的「關係」,須「建設粵港澳深度合作示範區」、「高水平建設珠海橫琴國際休閒旅遊島」、「統籌研究旅客往來橫琴和澳門的便利措施」、「允許澳門旅遊從業人員到橫琴提供相關服務」,從這些綱領可見,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再不是僅僅具備「澳門」這個空間概念,當大灣區「規劃綱要」出台,意味著澳門在旅遊提質發展上,首先有了一個上佳腹地,以橫琴這片「處女地」做好旅遊規劃配套對接澳門,深度互聯互通,才能將橫琴同時打造成「國際休閒旅遊島」,服務於澳門休閒中心攜手互補共贏。

  由是,我們怎樣用好、用足這些國家政策,怎樣從「大局」、「全局」檢視當中的聯通拓展?譬如,人流上,橫琴口岸和蓮花口岸「一體化」、「新通關模式」、「開放一線管住二線」,以至澳門人車是否能「直接」往返橫琴……這些,都應從「全局」出發考量。本欄上周便曾經指出「橫琴長隆樂園正是補充澳門的不足」的觀點,為此,從這方面切入,完善「全局」聯動的政策措施,今天「規劃綱要」出台,澳門特區上下是時候「動起來」,攜手粵港推進踐行,尤以須善用我們的廣大腹地優勢,才足以切合2022年階段目標,達致區域發展更加協調、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加快構建的指標,體現大灣區深度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