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混檢紅碼累無辜自證清白枉費時

421

在全民抗疫的狀況下,竟有千人缺席核酸檢測,那是藐視政府措施,惟法律和行政法規上,沒有詳細說明,僅能根據以傳染病防治法來執行。連續兩輪沒有參與全民核檢的1000人,已被轉為紅碼,當局會向他們發出短信通知,並有專人提醒需要做核檢,仍然不做檢測的人士,當局才會採取行動,要求相關人士接受醫學觀察。

  然而,當局不妨了解為何有千人拒絕兩次全民核酸檢測?每兩日一次的檢測,今波疫情已經檢測逾10次,可能造成一定程度上的擾民,但兩次不檢測即是4天都沒有前往,可能當中有不少行動不便人士,需要輔助工具或有人協助才可以出門,而當局的豁免措施也來得太遲,亦未必所有有困難人士符合豁免年齡和持有殘評證。

  或許,當局目前採取混合檢測,這也是快速找出陽性個案的最有效之途,我們亦支持這種檢測方式。只是,當混檢樣本發現陽性,全部混檢樣本的人士的健康碼都會轉為紅碼。問題就來了,當居民收到紅碼通知,需要到澳門蛋檢測直至結果出來才可離開,但在不能乘搭巴士,的士又拒載,召喚救護車又不符合「緊急服務」,當局沒有說明會如何安排紅碼人士前往澳門蛋覆檢,看來只有親友載紅碼者到澳門蛋一途,惟親友在同一空間內,也會擔心受到感染,甚至更極端的,只好在30多度的高溫下,步行前往澳門蛋了。我們估計,是否有人擔心會「被紅碼」,而不願意接受核酸檢測?

  上述情況就像有人被控告,不是提告人舉證,而是被告需要拿出證據來證明自己清白,這麼無稽做法,根本無法做到「以民為本」,或許當局能否說明,核酸樣本是否檢驗一次就會棄置,無法從混檢的樣本中,再每一個獨立樣本重驗?倘屬實,當局也有責任為「紅碼」人士提供交通安排,甚至是上門檢測。我們明白當局在疫情下人手不足,但怎樣體現以民為本,「被紅碼」的無辜居民竟要自己想轉為黃碼綠碼之法,這就說不過去了。

  澳門還有一段抗疫之路要走,亦明白每波抗疫工作總有不足之處,《孟子》曰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明朝理學者朱熹的《四書集注》亦云 「國以民為本,社稷亦為民而立」。可見國家以人民為根本,也是為人民而設立,惟當局的措施卻背道而馳。故此,我們相信當局可以總結經驗,找出不便民和不合理之處,真正做到以民為本的服務型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