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深合區輻射灣區泛珠聯通國家區域戰略

243

  受新冠肺炎疫情及第二次全民核檢重大事件影響,本澳全社會聚焦在防疫工作上,為健康家園攜手打拼,因而忽視了在政經上澳門特區一些突出議題。畢竟,這種緩急之分的社會關切重點是正常不過之事,尤以疫情「殺到埋身」,總得先要安頓好社會,具備安全條件才能談發展問題,否則難免有本末倒置之感。當經過兩天多時間全民同心合力配合核檢計劃,大多數人做了採樣,結果都是陰性,全澳可以鬆一口氣,那麼,不妨看看近期澳門特區一些政經大事,只有社會清晰我們怎樣發展,怎樣真正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才足以謀劃長遠,避免偏廢,減低走歪路的危機。

  上周,「2021年泛珠三角區域合作行政首長聯席會議」在四川省成都市舉行,其中,澳門特區行政長官賀一誠在致辭時便指出:泛珠合作列入國家「十四五」規劃,是中央交給泛珠各方的重要任務⋯⋯由此可見,澳門要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必須看清國家優化區域經濟布局和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主軸,當中正是「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的國家發展戰略。

  當我們細看泛珠「9+2」省區,涵概國家東南沿海和西南地區,緊扣香港和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以廣東省擔當「龍頭」引領作用;再細化廣東「粵港澳大灣區」,其中的「9+2」,則是以珠三角城市群聯同港澳兩個特區作為「一體」,足見,港澳擔當粵港澳大灣區「雙箭頭」,引領大灣區「輻射」泛珠,構建國家設定區域協同發展戰略布局,是如何下一盤「大棋」。

  其中,支持港澳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便提出來深化粵港澳合作、泛珠三角區域合作。足見,行政長官賀一誠提出的「發揮粵港澳大灣區輻射引領作用」,當中的脈絡是以澳門站在珠江口西岸節點定位,透過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不斷向內地推進,經過粵港澳大灣區,輻射到泛珠,再結合京津冀、長三角,促進國家區域互動、融通和互補,推動發達地區和欠發達地區共同發展,體現中央提出的「共同富裕」,全國一盤棋。

  只有深明箇中要義,澳門社會各界才能在橫琴深度合作區的共商共建共管共享中,看到國家布局,梳理好澳門特區資本主義制度、自由港經濟制度怎樣與橫琴的社會主義制度、中國特色社會市場經濟融通,乃至用好國家創新機制的「一線開放、二線管住」通關模式,為大灣區、泛珠未來的創新發展提供「實驗樣本」。這,才是澳門特區站在新時代,國內國際雙循環節點,需借助開發橫琴,攜手粵珠打好的一場硬仗。

  毋庸置疑,在全國僅有橫琴這個深度合作區具備國家的最開放政策、特殊條件,才令到開發橫琴在區域合作中成為全國亮點,也必然是粵珠澳的責任擔當。在毫無實例經驗,更沒有法律法制可依循的當下,有賴我們打破固有思維,尤其在深合區未來的共商共建共管共享上,怎樣出資、分配,澳門特區怎樣監管好特區的這份重大投資,便需要具備高瞻遠矚眼界,既開放,又要具風險意識保底,才能突破現有的各種經驗,既不「受制」,也不「失控」。只有明白到世界的各種「模型」、「經驗」當投放到「深合區」時,必然有它們的「局限」和「不適用」性,澳門各界才能更好按實際出發,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推動「深合區」建設發展,摸著石頭過河,助力國家深化改革開放。

  惟有如此,才能突破既有思維窒礙,正視橫琴開發已設定的3個階段發展目標,必須按階段性發展戰略完成任務。不要忽視「中國速度」和中國建設成績,如果看看京津冀的發展,雄安新區僅以兩年時間建成亞洲第一大高鐵站,我們其實更應具備信心,新一輪橫琴開發,必然是大灣區「雙箭頭」重頭戲,從而輻射大灣區、泛珠,聯動國家區域互補協同發展,澳門才能真正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將「餅」造大以後反饋澳門特區,促進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