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巿民之言)流行病學調查斷紅碼大廈傳播鏈

397

  今波疫情多幢紅碼大廈陽性個案仍不斷增加,不但封控期延長,住戶人心惶惶,甚至久封下出現負面情緒,當局只能派出人員輔導。然而,不盡早解封,再多的輔導,效用只會不斷遞減,新冠病毒奧密克戎(Omicron)BA.5.1的傳染性強,但病毒不及過去的強,如何與病毒賽跑,切斷病毒傳播鏈才是關鍵,可惜當局嘆慢板,尤如撲山火般,這個山頭著火便去撲救,那個山頭起火又派人撲滅,「土法」防控,不見有方有法。

  有意見指出現垂直或水平傳播,要求撤離至醫觀酒店。衛生當局僅表示會加強監察,目前僅撒離兩幢大廈,但也是人口極少的低層樓宇。我們懷疑是否醫觀酒店不敷應用,只能封控?當局或公布目前醫觀酒店的入住率,以及有多少用作後備之用,這樣就得出數據,能否消化目前延長封控的紅碼大廈人數了。

  不禁令人想起,2003年香港淘大花園有大批居民感染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乾涸的U形聚水器提供了一個途徑,令含病毒的污水滴通過浴室的地台排水口傳播。當然,今次紅碼大廈未必相同,惟作出調查以安民心,總好過住戶的通訊群組「估下估下」,至少讓人知悉大廈哪些單位有確診個案,也是政府應盡之責。

  澳門人口密度高,舊區舊樓多,個別大廈居住條件和衛生環境相對較差,內地中風險區採取「人不出區、錯峰取物」等管控措施,連續7天無新增感染者降為低風險區。然而,由於澳門沒有採取內地使用「封條」,沒有規定住戶不能打開門甚至串門,出現防控的漏洞。要先做好紅碼大廈的封控工作,除了紅碼大廈外,社會沒有新增感染個案,這才做到社會面清零,澳門才有回復正常生活可言。

  另外,全澳36間院舍逾1800多名員工自上月24日起陸續實施防範性閉環措施,有部分院舍員工希望點對點上下班以得到充分休息或出環輪休與家人團聚。當局開首時只有措施,沒有配套,結果員工頂不住壓力,經多方訴求下,始推資助院舍閉環員工薪津方案,再次反映防控細節沒有周全部署。

  今日是「相對靜止」的澳門模式抗疫中後期,除了個別居民不遵守防疫法而被法辦外,我們相信大部分居民都是支持特區政府今次行事!當局至今仍稱,特區政府綜合考慮市民生活需要及經濟等,決定整體的防疫目標,還望全民核檢能夠零陽性個案,社會盡快復工復業。